欲了解更多繁體中文的研究,請點擊這裡

3. The Truth About Hell

3. 有關地獄的真理

暖身問題:假如總統發出召集令,要求所有人明天全都必須投入戰場;而你可以選擇參與某種部隊,承擔某些任務;那麼你會作怎樣的選擇呢?

 

環繞我們周圍看不見的戰爭

 

我們所有的人全已被徵召,有份於一場已經進行了好幾個世紀的屬靈爭戰。在這場戰爭中,不論你選擇參與哪個部隊,承擔哪種工作,你都免不了處於戰場的最前線;因為戰爭就在我們周圍猛烈進行著。我們正身處大爭戰中。使徒保羅在哥林多後書中就是這麼寫著:我們雖然在世上行事,卻不是按照世俗的方式作戰,因為我們作戰所用的兵器,不是屬於這世界的,而是在神面前有能力,可以攻陷堅固的堡壘,攻破詭辯,和做來阻擋人認識神的一切高牆,並且把一切的心意奪回來,順服基督。(林後十3-5) 當一個人接受了基督的時候,隨即被徵召進入神國的大軍。如果你是基督徒,要知道神已經徵召你投入一場帶著宇宙性永恆意義的屬靈爭戰。如果你還不是一個基督徒,你仍然應該知道有一場看不見的戰爭正在進行著;而且不管你知道與否,這場爭戰肯定會影響你在永恆中的歸宿。我們當中有許多基督徒的朋友,面對這麼嚴重的戰爭,卻仍嘗試過著和平時期高枕無憂的生活。

 

有一個笑話講到1914年,當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的時候,倫敦的國防部發出一份密電,給位於非洲極偏遠地區的前哨站:「已經宣戰,請逮捕轄區中所有的敵國住民。」很快回電來了:「已經逮捕十個德國人,六個比利時人,四個法國人,二個意大利人,三個奧國人和一個美國人。請立即知會我們到底跟誰打戰?」聖經倒是很清楚地告訴我們,誰是我們爭戰的對象。這是一個非常古老的仇敵:

 

因為我們的爭戰,對抗的不是有血有肉的人,而是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黑暗世界的和天上的邪靈。(弗六12)

 

儘管我們當中大部分的人常是喜歡在大後方工作,期待不用實際捲入戰鬥;然而這是不可能的。你已經在最前線了。這場戰爭為的是奪回你的靈魂,以及你所愛之人的靈魂。我們的仇敵是那些在撒但管轄之下,靈界裡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黑暗世界的和天上的邪靈。牠們是有戰略、有目標的,而且是不分晝夜、無情殘酷的。因此,這場戰爭對你乃是一生之事。

 

問題討論:列國之間發生戰爭,主要原因何在?

 

當然今日戰爭會有許多不同的理由,然而古代的戰爭主要的原因大概不外乎為了爭奪土地、擄掠財物或者獲取奴隸。當土地被奪取了,戰勝的諸國會共同來均分擄物。神國的子民如今正在進攻撒但於世界各地的堅固營壘,要釋放在牠奴役下的罪奴得自由。聖經中的世界觀講到撒但的權勢,控制著我們所居住的這個地球:

 

我們知道我們是屬於神的,而整個世界是伏在那惡者手下。(約壹五19)

 

如果一個背逆者拒絕悔改會怎麼樣?

 

這世代教會的工作,就是把人從撒但的控制底下拯救出來,同時幫助他們成為基督的門徒(學生),好叫他們在永恆中不至於與神隔絕,免得被送到一個稱為地獄的所在。神深愛每一個人,不願有一人滅亡,卻願人人都悔改。(彼後三9) 然而,如果他們拒絕悔改會怎麼樣?如果他們尚未認識基督就死了會怎麼樣?如果他們對於神愛的信息和福音沒有回應又會如何?當基督再來的時候,祂會把綿羊(信徒或者啟示錄大災難中,對神選民以色列人有恩慈的外族人)和山羊(非信徒或者啟示錄大災難中,對神選民沒有恩慈的外族人)分開,我們看見這些山羊將在永恆中受懲罰:

 

王也要對左邊的說:『你們這被咒詛的,離開我,到為魔鬼和牠的使者所預備的永火裡去吧!因為我餓了你們沒有給我吃;我渴了你們沒有給我喝;我作旅客,你們沒有接待我;我赤身露體,你們沒有給我衣服穿;我病了,我在監裡,你們沒有看顧我。』他們就回答:『主啊,我們甚麼時候見祢餓了、渴了、作旅客、赤身露體、病了,或在監裡,卻沒有服事祢呢?』王要回答他們:『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些事你們既然沒有作在我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沒有作在我的身上了。』他們要進入永遠的刑罰,義人卻要進入永生。(太二十五41-46)

 

范彼得對於350位因著外傷或者疾病而死去,卻又活了過來的人進行訪談,他發現其中百分之五的人,有意識地記得他們經歷了地獄。在第一課一開始我們就提到慕迪醫生所寫的書《今生之後的生命》,他研究過150多個接近死亡邊緣之人的經歷。另外一位羅摩斯醫生,也對接近死亡的經歷作過研究,在他所寫的書《地獄來回》裡面報告說,有些人經歷了地獄,然而這種地獄經歷的記憶,經過幾天之後就被抑制而遺忘了。他觀察到一般的通則是:人們會記得那些好的,而忘記那些壞的;因此,如果沒有即時進行訪談,就算只延誤了一點時間,人們就只能記得那些正面的經歷而已(他書中的第33)。下面我要摘錄他書中第72頁的一段故事:

 

事情發生的時候,我(羅摩斯醫生)正在注視著監視屏幕,以便把心律調整器導引進入我病人的心臟。這時他的心跳停止了。病人如此追述他自己的故事:我昏死過去,之後,你(羅摩斯醫生)擊打我的胸腔,口中說著「對不起」。有個人大聲喊叫。有甚麼東西撞擊我右邊的肩膀,每個人都像瘋狂般地忙亂著。然後我就離開這現場了。周圍一片漆黑,我覺得輕飄飄的,似乎移動得很快。風聲呼嘯而過,我朝向一個看似很美的火光衝去。當我經過的時候,發覺隧道的牆壁著火了;在這焚燒的隧道之外,有一個巨大的火湖猛烈焚燒著,就像油田上熊熊的大火那樣。火焰中幢幢變形的人影漫無目的地飄浮著,就像被關在動物園中的野獸東奔西撞一般。那邊山下我看見一位已經死去的朋友,我記得他最後的一件事就是,人們在河裡搜尋他的屍體。我向他高聲喊叫:「吉米,你好嗎?」他只是看著我,一點笑容也沒有。當他被帶過轉角的地方,忽然開始嘶喊:「我拼命跑,卻找不到出路。」這時我在口中不停地說著:「耶穌是主,耶穌是主!」突然之間,我發現自己回到了體內,那時你正在幫我縫合傷口。

 

在他書中的第75頁記載了另外一段故事:

 

我被引導到靈界中一個稱為地獄的所在。這是懲罰一切棄絕耶穌基督之人的地方。我不只看見了地獄,我還能感受到在其中的人所經歷的苦刑。地獄中的黑暗是如此的強烈酷黑,讓你似乎可以感受得到那種令人窒息的壓力。這種黑暗漆黑如墨,是可怕、孤寂又沉重無比、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方;給人的感覺就是沮喪、孤單、無助。那種熱是完全的乾燥、脫水,你的眼球乾到一個地步,叫你覺得眼球在眼眶中有如燒紅的煤炭。你的舌頭和嘴唇在那燥熱中焦乾而龜裂。地獄中的孤單沒有任何語言足以表達。

 

在第39頁還有一個故事:

 

(羅摩斯醫生)正在對一個病人進行急救,下面這件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我從查理的肩膀把心律調整器導引進他的心臟,這時他的心跳停止了。於是我開始重擊他的心臟,可是由於噴出血來,我只好停下來調整心律調整器。當我停下來的時候,查理的眼球往上吊,嘴巴劈啪作響,臉色轉青,而且抽搐不停。這種事情發生了幾次。又有一次我停下來調整心律調整器,沒想到查理竟然大喊出來:「別停,別停!我正在地獄裡,我正在地獄裡!」他繼續說:「看在神的面上,不要停下來!你不明白嗎,每次你一停,我就掉進地獄裡。」當他接下去要我為他禱告時,我覺得這簡直是個大侮辱,因此怒氣沖沖地叫他閉嘴。我還向他吼著:我是個醫生,並非牧師或者精神病學家。就在這時我看見護士祈求的眼神,似乎在說:這人已經快死了,難道不能成全他這一點願望嗎?於是我作了一件最不可思議的事情:我心中胡謅了一句信不信由你的禱告要他一再地說,目的只是為了擺脫他的糾纏。我吩咐他:「說吧!耶穌基督,神的兒子,保守我不入地獄。」讓我大大驚奇的是,怪事發生了;他竟然安定下來,似乎有一種無法描述的平安臨到他。你相信嗎?就是這個經歷讓我(羅摩斯醫生)成為一個基督徒。

 

(1:上面三段故事摘錄自羅摩斯醫生的書《地獄來回》送光出版社印行。羅摩斯醫生並非神學家也不是傳道人,而只是個醫生;他只把自己所救活了的病人的故事忠實地記錄下來。)

 

死亡是幻滅、不再存在了嗎?

 

有些人主張,地獄乃是一切棄絕神白白赦罪恩典之人被消滅的地方。「消滅」這個字的意思是說,「全然被毀滅而不再存在了,徹底被摧毀」。在前面我們所引用的那段經文(太二十五41-46)裡面,祂兩次使用同一個希臘字aiōnios來描述地獄:「永火」和「永遠的刑罰」;正如祂用來描述義人所要進入的「永生」那樣。這個aiōnios的意思是「永遠、長久不間斷;如果用在描述永生的時候,所指的那種生命乃是屬神的生命,因此不受時間的限制所影響。」(2:《關鍵字研讀用聖經》AMG出版社印行。) 可見耶穌所談的乃是永遠的懲罰,而非被消滅。

 

耶穌清楚的教導是說:若有人棄絕福音而繼續活在他的罪中,那麼在他死後必定受到永遠的刑罰。蘇聯共產黨從1922-1953年的獨裁領袖史達林,於他臨死的過程中,女兒一直陪伴在他病床旁邊。她後來發誓,當任何未信主的人臨死的時候,她絕對不坐在那人的床旁。因為她已經受夠了,她父親乃是又踢又嚎地被拖進地獄的。聖經沒說錯:落在永活的神手裡,真是可怕的。(來十31) 說大文豪伏爾泰臨死之時,因為承受不了極大的折磨而大哭出聲。另外像法國的國王查理九世、還有大衛休謨和湯瑪斯這些人莫不如此。然而論到那些真正認識神的人,沃爾得如此說:「我沒有聽說過任何基督徒,還得在他臨死的病床上公開認錯的。」

 

問題討論:為甚麼一位慈愛的神會打發人下地獄呢?

 

神愛世人,甚至把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因為神差祂的兒子到世上來,不是要定世人的罪,而是要使世人藉著祂得救。信祂的,不被定罪;不信的,罪已經定了,因為他不信神獨生子的名。(約三16-18)

 

神已經打開了救恩的道路,耶穌自己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如果不是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 (約十四6) 。彼得說:(耶穌)是你們「建築工人所棄的石頭,成了房角的主要石頭。」除了祂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 (徒四11-12) 。實情是整個人類都落在同一條船上,因為人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 (羅三23) 我們全都患了同一種惡疾,並在其罪軛下受苦。罪把我們與神永遠地分隔開來。我們在神面前全都難辭其咎。雅各如此解釋:因為凡是遵守全部律法的,只要在一條上失足,就違犯所有的了。(雅二10) 假如除了差遣祂的兒子來接受酷刑而死之外,神還可以另外找到其他的方法來拯救你上天堂,難道你不認為神會採取那另外的方法麼?事實是神賦予人自由的意志,然而祂的公義定規了一切背逆的人全都必須受到懲罰。一位聖潔的神不能容許罪來到祂面前,所以祂只能尊重拒絕悔改的背逆者所作的選擇。

 

出於祂對照著自己形象所造人類的大愛,祂啟動了一項拯救的計劃。祂的兒子道成肉身,取了人的樣式;代替我們這些有罪之人的地位,以己身來承擔我們該受的刑罰。祂誠然擔當我們的憂患,背負我們的痛苦;我們卻以為祂受責罰,被神擊打苦待了。哪知祂為我們的過犯受害,為我們的罪孽壓傷;因祂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因祂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我們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耶和華使我們眾人的罪孽都歸在祂身上。(賽五十三4-6) 這樣神的公義既已得到滿足,祂就可以在愛中伸手拯救一切回轉將自己的生命交託給祂,又順服祂而行的人。當我們悔改並接受基督,神的靈就賜給我們力量來為基督而活。我們也為著其他的人持守著這個救恩,而且聖靈給我們能力和勇氣來向別人分享神為世人所預備的拯救計劃。舊約最後的一卷書提到萬軍之耶和華說:在我施行作為的日子,他們要屬我,作特別的產業;我必憐恤他們,好像人憐恤那服事自己的兒子一樣。(瑪三17) 這裡「作特別的產業」也可以譯為「作我的珍寶或珍貴的產業」;意思是說,當我們宣講神話語的真理,我們就是在對撒但的國度進行猛烈的攻擊,而且神要透過我們從撒但的手中奪回祂珍貴的產業,也就是那些耶穌基督為他們流血捨命所要救贖回來的人們。必須牢記教會今日乃是採取主動的攻勢,為要攻陷堅固的堡壘,就是仇敵建造起來抵擋教會並攔阻人認識神的一切高牆。耶穌說過:我要在這磐石上建立我的教會,陰間的門不能勝過她。(太十六18) 門代表面對前來進攻之軍隊的防禦。因此耶穌的意思是說,陰間的門抵擋不了前來進攻的教會,聖靈的權能必定透過我們彰顯出來,叫我們帶領許多神珍貴的產業回到他們永恆的家。

 

問題討論:一個人是要壞到哪一種程度,才會被送到地獄?所踩到的紅線在哪裡?

 

只是那些膽怯的、不信的、可憎的、殺人的、淫亂的、行邪術的、拜偶像的和所有謊的人,他們的分是在燒著硫磺的火湖裡。這就是第二次的死。(啟二十一8)

 

我引用了上面這段經文來重新敘述這個重要的真理,希望能夠講得非常清楚。啟示錄這段經文講得非常明確:舉凡那些膽怯的、不信的和所有謊的人,他們的分是在燒著硫磺的火湖裡,意思是說他們一定會被送到地獄裡去。耶穌對於永恆談了許多。祂警告門徒有關地獄的事,因為祂不想看見他們到那種地方去。我不知道這裡指的「燒著硫磺的火湖」是按照字面意思的火湖,或者是一種象徵性的靈界圖畫,或是存在的狀態。我個人並不在意去花功夫研究清楚!然而,不管是哪一種看法,不可否認的就是這燒著硫磺的火湖,一定是個充滿折磨和毀壞的地方。聖經中另外也描述地獄為永遠漆黑幽暗之處 (猶一13) 。我們可以選擇永遠活在神面前的光明中,或被永遠的漆黑吞噬著。你前面的永恆若非處於前者,就是處於後者。想想光與暗不同的本質。光促進健康和幸福。植物需要光才能夠生存。光曝露,光也滋養。光帶出生命的成長。光照明一切。黑暗卻遮蓋又隱藏。黑暗就是沒有光。心理學家告訴我們,長期的黑暗會帶來沮喪以及各種疾病。活在缺少光之處的人,健康一定會受損。火湖將是一個黑暗的地方。今日的人總是避免提到這種黑暗的地方。請問誰非得前往那裡不可?讓我再問你:需要殺幾個人才算殺人犯?一個!需要說幾個謊才算說謊者?一個!需要犯多少次罪才算是個罪人?一次!可見我們全都需要救主,不是嗎?然而,除了耶穌基督這位獨一的救主,不再有任何人能夠將你從罪和刑罰當中拯救出來。

 

前往神那裡的道路,首先必須意識到自己需要一位救主。使徒保羅如此說明: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沒有行善的,連一個也沒有。(羅三10-12) 他繼續解釋:沒有一個人可以靠行律法,在神面前得稱為義。(羅三20) 然而,他宣告:現在,有律法和先知的話可以證明:神的義在律法之外已經顯明出來,就是神的義,因著信耶穌基督,毫無區別地臨到所有信的人。神設立了耶穌為贖罪祭,是憑著祂的血,藉著人的信,為的是要顯明神的義。(羅三21-25) 當你為著自己的罪悔改,並且迎接耶穌基督進入你的生命中掌王權、居首位,你就要在神面前得稱為義。這就是讓你得以不需前往地獄受刑的唯一出路,正如聖經所說:除了祂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徒四12) 當你如此作,你的名字就要被寫進生命冊中,你的罪也得到赦免。凡是名字沒有寫在生命冊中的人,他們的結局就是在火湖中受痛苦。

 

死亡和陰間也被拋在火湖裡。這火湖就是第二次的死。凡是名字沒有記在生命冊上的,他就被拋在火湖裡。(啟二十14-15)

 

他就必定喝神烈怒的酒:這酒是斟在神震怒的杯中,純一不雜的。他必定在眾天使和羔羊面前,在火與硫磺之中受痛苦。他們受痛苦的煙往上冒,直到永永遠遠。那些拜獸和獸像的,以及接受牠名字的記號的人,日夜得不到安息。(啟十四10-11)

 

未得救的人會按照他們所領受的光被審判

 

我相信在那可怕的地獄中,會有各種不同程度的懲罰。關於這方面的探討,史溫島作過一些有趣的思考:

 

由於各人從神領受的機會、教導、信息或啟示都會有程度和多寡的差別,所以我相信永恆中各人所受到的刑罰,必然會有各種程度上的差異。在你想拿起石頭丟我之前,至少請你先仔細考慮耶穌所說下面的這段話:

 

那僕人知道主人的意思,卻不預備,也不照他的意思行,必多受責打;但那不知道的,雖然作了該受責打的事,也必少受責打。多給誰就向誰多取,多託誰就向誰多要。(路十二47-48)

 

讓我們瞭解沒有基督住在他裡面的人,絕對不可能在天堂渡過他的永恆。然而涉及神會如何處理這些沒有基督的人之細節問題,特別那種因為很難得聽見福音的緣故,而沒有機會信主的人,可能最好的答案就得訴諸於,引進地獄中會有各種不同程度懲罰的概念。無論如何,有一件事情是確定的,天堂絕對不可能是他們的家。(3:《基督徒生命的扎根成長》,史溫島,Multnomath出版社印行,第324頁。)

 

論到我們所擁有的影響力,也是必須留意的一個因素。所擁有的影響力愈大,則我們為這影響力所當承擔的義務與責任也愈大。有些電視上的知名人物,本應是我們年輕人的楷模,然而卻過著不道德的生活。基於他們對那麼多人所具有的影響力,他們會更嚴厲地受到審判。不要太匆促地跳進對別人具有大影響力的地位。耶穌勸我們說:為甚麼看見你弟兄眼中的木屑,卻不理會自己眼中的梁木呢?你自己眼中有梁木,怎能對弟兄說:『讓我除掉你眼中的木屑』呢?偽君子啊!先除掉你眼中的梁木,才可以看得清楚,去除掉弟兄眼中的木屑。(太七3-5) 我們當中的每個基督徒,都已經處於一個帶有影響力的位置,尤其當你在社區或者工作場所中,別人知道你是基督徒的話。這時人們都在注意著你,要看你如何過你的生活。他們的永恆就要取決於他們從你的言行,所讀到的基督福音信息會作出怎樣的回應。就某一程度來講,我們都在教導人;然而並非我們每個人都是作教師的。對於那些作教師的人,很要緊的就是必須過一個能夠榮耀神的生活:

 

我的弟兄們,你們不應該有太多人想作教師,因為知道我們作教師的將受更嚴厲的審判。(雅三1)

 

在這段經文中雅各很快地提醒我們,甚至教會中也會出現帶著影響力的位置。神國的子民會以他們的牧師或者小組長如何過生活,來作為他們自己如何過生活的楷模。在神的審判台前,基督徒領袖會受到更嚴厲的審判,乃是根據他們所處帶著影響力的位置以及他們所領受光照的程度而定。當一個人的影響力增加,他所負擔責任的水平也就隨著提高了。正如神對於義人有不同層次的獎賞,照樣,對於那些落在地獄中的人,他們受到不同程度的懲罰是說得過去的。

 

讓我們來思考耶穌所教導的一段經文,講到兩個人死了,以及他們發現自己來到了甚麼地方。請注意這裡並沒有說耶穌所講的乃是一個比喻。尤其更加特別的是耶穌還給其中的一個主角名字,這在講比喻時是罕有的。耶穌給了這個拉撒路的名字,乃是因為故事中的乞丐名字就叫作拉撒路。我的看法是,耶穌所講的乃是真人實事:

 

財主與拉撒路

 

有一個財主,身穿紫色袍和細麻衣,天天奢華宴樂。又有一個乞丐,名叫拉撒路,滿身是瘡,被人放在財主門口,想得財主桌子上掉下來的零碎充飢;並且有狗來舔他的瘡。後來乞丐死了,被天使送到亞伯拉罕的懷裡。那財主也死了,並且埋葬了。財主在陰間受痛苦,舉目遠遠望見亞伯拉罕,和他懷裡的拉撒路,就喊著說:「我祖亞伯拉罕啊,可憐我吧!打發拉撒路來用指頭蘸點水,涼涼我的舌頭吧!因為我在這火燄裡非常痛苦。」亞伯拉罕說:「孩子,你應該回想你生前享過福,同樣拉撒路受過苦,現在他在這裡得安慰,你卻要受苦了。不但這樣,我們與你們之間,有深淵隔開,人想從這邊過到你們那裡是不可能的,從那邊過到我們這邊也是不可能的。」那人說:「我祖啊,那麼求你差遣拉撒路到我家裡去,因為我有五個兄弟,他可以警告他們,免得他們也到這受苦的地方來。」亞伯拉罕說:「他們有摩西和先知可以聽從。」他說:「不然,我祖亞伯拉罕啊,如果有人從死人中復活,到他們那裡去,他們必定會悔改。」亞伯拉罕說:「如果他們不聽從摩西和先知,就算有一個從死人中復活的人,他們也不會接受勸告。」(路十六19-31)

 

在我們進一步探討這段經文之前,也許我們多瞭解一下聖經所教導,這兩人死後他們的靈魂前往之處。這裡陰間和亞伯拉罕的懷裡是用來描述他們不同的存在狀況的字眼。被譯作陰間(或地獄) 的希臘字是Hades,而舊約中相應的希伯來字是SheolHades在新約中出現了十次。耶穌也提到當祂的身體被埋葬在墳墓中的時候,祂一方面是「三日三夜在地裡」,另一方面是「在樂園裡」:

 

約拿怎樣三日三夜在大魚的腹中,人子也要照樣三日三夜在地裡。(太十二40)

 

懸掛著的犯人中,有一個侮辱祂說:「祢不是基督嗎?救祢自己和我們吧!」另一個就應聲責備他說:「你是同樣受刑的,還不懼怕神嗎?我們是罪有應得的。我們所受的與所作的相稱,然而這個人並沒有作過甚麼不對的事。」他又對耶穌說:「耶穌啊,祢得國降臨的時候,求祢記念我。」耶穌對他說:「我實在告訴你,今天你必定同我在樂園裡了。」(路二十三39-43)

 

這樣我們看見當祂死的時候,身體確實留在地裡;然而靈魂卻前往樂園 ,也就是稍前所提亞伯拉罕的懷裡或身旁的所在。請注意義人的靈魂前往的樂園,肯定不是天堂,因為當三日後耶穌復活了,並向抹大拉的馬利亞顯現說:妳不要拉住我,因為我還沒有上去見父。(約二十17) 這就清楚表示祂留在地裡的三天,並沒有前往天堂見父,然則祂一直逗留在樂園嗎?好像也未必。啟示錄中有一句話似乎揭露了這祕密的一角。門徒約翰看見榮耀中的基督,對他說:不要怕!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後的,又是永活的;我曾經死過,看哪,現在又活著,直活到永永遠遠,並且拿著死亡和陰間的鑰匙。(啟一17-18) 一個合理的推斷就是當耶穌死的時候,祂的靈魂就下到陰間,從撒但手中奪取了死亡和陰間的鑰匙,接著還有一些精彩的情節發生。

 

讓我們先回頭來考慮一種可能性:有許多人同意一種觀念,既然耶穌說過祂三日三夜在地裡,我們就把祂這句話照著字面的意思來瞭解;一方面陰間肯定是在地裡,另一方面耶穌在這期間也到過樂園,所以一個簡便的想法就是:陰間是在地裡,然而陰間具有由兩個「有深淵隔開」,彼此無法互相往來的部分所組成。其中的一個部分是地獄,也就是那位財主受苦之處;另外一個部分是樂園,也就是拉撒路得安慰的地方。上面已經提及耶穌下到陰間,從撒但手中奪取了死亡和陰間的鑰匙;接下來祂就跨越了分隔地獄和樂園的深淵,來到樂園這一邊打開鎖鍊,並且從樂園中釋放那些被侷限在裡面公義的聖徒,也就是那些信靠神的聖徒的靈魂。論到這些人保羅曾經提到過,說:神把祂(耶穌)升為至高,並且賜給祂超過萬名之上的名。使天上、地上和地底下的一切,因著耶穌的名,都要屈膝,並且口裡承認耶穌基督為主,使榮耀歸給父神。(腓二9-11)

 

然而,在禮拜日大清早的時候,婦女們帶著預備好的香料,來到墳墓那裡,發現石頭已經從墳墓輥開了,就進去,卻找不著主耶穌的身體。她們正為此事猜疑的時候,忽然有兩個人,穿著閃爍耀目的衣服,站在她們旁邊。她們害怕,把臉伏在地上。那兩個人對她們說:「為甚麼在死人中找活人呢?祂不在這裡,已經復活了。妳們應當記得祂還在加利利的時候,怎樣告訴妳們,說:『人子必須被交在罪人手裡,釘在十字架上,第三日復活。』」(路二十四1-7) 沒錯,基督已經從死人中復活,成為睡了的人初熟的果子。(林前十五20) 耶穌基督乃是第一位戰勝死亡,並且基於祂在十字架上所完成的救贖大工,而勝利地凱旋進入天堂的人。事實上,大衛早已在他的詩歌中如此描述:

 

祢升到高天的時候,擄了許多俘虜;祢在人間,就是在悖逆的人當中,接受了禮物,使耶和華神可以與他們同住。(詩六十八18)

 

這詩句的下半講到基督升天後,從父神領受了所應許的聖靈並將祂澆灌下來;然而上半正是基督升天時壯觀的凱旋行列。記得稍前已經提到,耶穌死後從樂園中釋放了許多被侷限在裡面的公義聖徒,聖經記載:耶穌再大聲呼叫,氣就斷了。忽然,聖所裡的幔子從上到下裂成兩半;地面震動,石頭崩裂;而且墳墓也開了,已睡聖徒的身體多有起來的;到了耶穌復活之後,他們從墳墓裡出來,進到聖城向許多人顯現。(太二十七50-53) 當耶穌復活並向抹大拉的馬利亞顯現的時候,這些復活了的聖徒也進到聖城向許多人顯現。他們乃是撒但的俘虜,如今已被耶穌釋放出來,而且隨著耶穌的復活,他們也復活了;耶穌基督「上去見父」的時候,並不是孤孤單單一個人上去的,祂乃是帶著這一大群復活了的聖徒一起上去。正如大衛所看見的:祂升到高天的時候,擄了許多俘虜。這裡的中譯意思很不清楚,倒是英譯的意思就清楚明白,正是耶穌帶領著祂所釋放出來、如今也已隨著祂復活了的俘虜,浩浩蕩蕩地凱旋進入天堂的。

 

保羅証實上面所談論的觀點,說:(耶穌)升上高天的時候,擄了許多俘虜,把賞賜給了人。」(祂升上」這句話是甚麼意思呢?祂不是也曾降到地上嗎?那降下的,就是那升到諸天之上的,為了要使祂充滿萬有。) (弗四8-10)

 

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就是我們必須瞭解,自從耶穌基督死在十字架上、復活並且升天之後,一個信徒於死後,就不再降下到陰間的樂園;而是直接升上到天堂,在那裡永遠與主同在。這也就是保羅所說的:

 

因為我活著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處。但如果我仍在世上活著,能夠使我的工作有成果,我就不知道應該怎樣選擇了!我處於兩難之間,情願離世與基督同在,因為那是好得無比的。可是為了你們,我更需要活在世上。(腓一21-24)

 

()已經把聖靈賜給我們作憑據。我們既然一向都是坦然無懼的,又知道住在身內就是與主分開(因為我們行事是憑著信心,不是憑著眼見),現在還是坦然無懼,寧願與身體分開,與主同住。因此,我們立定志向,無論住在身內或是與身體分開,都要討主的喜悅。(林後五5-9)

 

(路十六19-21) 在地上兩個人生前的情況

 

問題討論:在他們生前,聖經如何描述這位財主和拉撒路?

 

紫色的染料在耶穌那時代是很不容易得到的。這個財主身上所穿的紫色袍,說不定就是出自泰爾紫這種號稱為皇家的染料。聽說是由一種非常罕見的海蝸牛所分泌的黏液提煉而成(4http://en.wikipedia.org/wiki/Tyrian_purple)。亞理斯多德估計這種染料的價值,約為同等重量之黃金的二十倍。財主所穿的紫色袍乃是當時最高檔的流行服飾。至於細麻衣千萬不可誤以為只是麻布作的衣服(5http://en.wikipedia.org/wiki/Byssus),因為在原文中所用的希臘字是bussos,指的乃是由貽貝所分泌的稀有強韌細絲織成的布料。像埃及法老所穿的細麻衣就是這種昂貴的材料作的。這個財主天天奢華宴樂,吃的是山珍海味,喝的是陳釀美酒,住的是巨屋豪宅;如果我們說這個財主舉國皆知、人人稱羨也不至於過分。他是那個年代最有影響力的出名人物。

 

反過來拉撒路被人放在財主門口,這裡「放」這個字於原文中是ballo,意思是說像丟垃圾一般用力丟出去。他被拋棄在那裡等死,沒有人在乎。這裡拉撒路被拋棄的門口更有可能是僕人使用的後門,就是用來丟垃圾的進出口;因此野狗群集覓食,甚至來舔他身上的瘡膿。顯然拉撒路病得很厲害,身上長滿了流著膿的瘡。他無力前往任何地方求生,只能躺在那裡求人施捨一些財主桌子上掉下來的零碎充飢。巴威廉讓我們看到更多可能的細節:「在那時候並不使用刀、叉、餐巾,因此吃東西總是用手拿;在極富有的人家,他們最方便用來擦掉手上醬汁的方法,就是拿起薄麵餅來擦手,擦完了就丟棄。這種東西可能就是拉撒路所期待的美食。」(6:《每日研經》巴威廉,第214)

 

(路十六22-26) 在永恆中這兩個人死後的情況

 

問題討論:你認為這兩個人在死亡的時候,人們給他們甚麼樣的哀榮?

 

當拉撒路死亡的時候,聖經沒有記載任何事情。沒有葬禮,甚至沒有他自己埋骨的地方。既然他生時無人顧念,那麼他死後還會有人在乎嗎?聖經在這事上所保持的沉默,其實正大聲地向我們揭示出人間的無情、心中缺乏憐憫。與這情況鮮明的對比就是那財主,聖經記載他也死了並且埋葬了。我相信這一定是個既鋪張又隆重的公開典禮,高官權貴全都到場了,出殯的行列中有許多專門受僱來哀哭的婦人,叫整條通往橄欖山墓地的道路上一片哭聲。

 

那財主為自己身後事的安排不可謂不夠詳盡的了,然而一當他死去,立即發現一切事全都在他的預料之外。首先,怎麼自己竟然被送到陰間,在地獄之中受痛苦。當拉撒路在那財主的門口度日如年時,幾乎沒有任何人知道他的名字;但是財主的名字卻是家喻戶曉。然而如今在死亡之門的另一邊,情況似乎全都顛倒了過來,在這裡好像人人都知道拉撒路的名字。至於這位財主,沒有任何人知道任何有關他的事情,沒有任何人知道他的名字,突然之間他變成一個沒沒無聞的人。有許多人相信死亡就是幻滅、自己的一切全都不再存在了,然而當他們通過了死亡之門,竟然發現自己的意識仍舊非常地活躍著,這時他們可要變得愁雲慘霧、不知如何是好了。有些人主張當死亡來臨的時候,你的真我,也就是你的靈魂,會進入長眠的狀態,這樣你根本甚麼事情也經歷不到,因為你已經失去意識。

 

問題討論:然而,從上面這段經文中,你會看見甚麼事情說明:耶穌所教導的跟你想的完全不同?

 

 第一,這個財主最早經歷到的事情之一,就是他受到極大的痛苦 (23) 原文所用的希臘字是basanos,按字面的意思是「沉到最深處,最慘的酷刑」。(7:《代可斯註釋版參考聖經》,代可斯,新約第80頁。) 這個希臘字很可能就是用來描述我們前面所談,地獄中會有各種不同層次之懲罰的概念,而最深、最下一層的刑罰就是這位財主正在經歷的。(使用的現在式表示,如果耶穌所說的這段經文不單只是一個故事,那麼這位財主直到今日,仍然還在受痛苦中。)

 

第二,我們也被告知,他的舌頭如同火燒;他需要有人用指頭蘸點水,涼涼他的舌頭!儘管他並沒有身體,他卻仍經歷著觸覺,而落在極大的痛苦中。

 

第三,他也具有視覺以及認人的能力,他看見隔著一道極大的深淵之外的拉撒路,還有亞伯拉罕在拉撒路的身旁。這是何等痛苦的一件事情,能夠看得見樂園,卻知道為時已晚,他根本進不去。之後,當白色大寶座的審判來到,最後連死亡和陰間也被拋在火湖裡;這火湖就是第二次的死。這樣,從前那位財主就再也看不見任何東西了,因為他所進入的,乃是永遠的黑暗。

 

第四,他仍然具有說話的能力。他喊叫亞伯拉罕,傾訴自己的痛苦。似乎他對於拉撒路的心態並沒有甚麼改變,照樣認為他可以指使拉撒路去為他跑腿。至於他對亞伯拉罕的申訴,多少帶著他慣常操縱人的口氣。儘管稱呼「我祖亞伯拉罕啊」,目的其實在於藉著他生為信神之國度中的一員,他就可以攀上與亞伯拉罕之間存在著關係。他是何等地受到魔鬼的矇騙啊!今日也有許多生長在基督教國家裡面的人,受到魔鬼類似的矇騙。有許多人會自以為是基督徒,然而與神之間卻沒有任何的關係存在。

 

第五,他仍然具有聽覺,讓他可以聽見亞伯拉罕對他所說的話。這些話會在永恆中一直伴隨著他。是大有能力的話,滿有真理,卻不帶任何的盼望:他會記得自己在生前享過福,也會記得自己錯失的許多可以悔改、並向神委身的機會。這些回憶何等痛苦!在永恆中我們的心思依然十分清晰,我們繼續擁有各種官能,甚至可能更加敏銳。會懊悔自己所作過的許多行為,然而卻發現再也無法彌補,因為已經太遲了。那位從前的財主沒有人可以為他禱告,好叫他脫離那種痛苦的情境。撒但一直欺騙你,叫你相信自己的地位在死後仍然可以改變;這是大大的謊言。亞伯拉罕另外告訴他,他的地位已經固定了;不但這樣,我們與你們之間,有深淵隔開,人想從這邊過到你們那裡是不可能的,從那邊過到我們這邊也是不可能的。(26) 當死亡找到了你,永恆就固定住你。根據我們從聖經所看見的,沒有甚麼煉獄,沒有甚麼投胎轉世,也沒有甚麼得到舒解的機會。能夠改變你在永恆中命定的唯一時間,就是在你死亡之前,在為時已晚之前。

 

問題討論:富裕是一種罪嗎?一個窮人單只因為他是窮人就可以上天堂嗎?如果上面的答案是否定的,那麼是甚麼罪使得這富人下地獄?

 

這位財主可能犯過許多罪,然而他最主要的罪乃是他滿足於沒有神。他的生活中不感覺任何的欠缺。除了自己的享樂和舒適之外,他不留意任何事情。有可能他根本沒有注意到或者關懷過拉撒路,倘若真是如此,當然會增加他的罪責。他曾經處於一種地位可以輕易地幫助拉撒路不用如此受苦,可是他卻任憑拉撒路在他家門口受苦並死亡。似乎在他的觀念中,他覺得坐視拉撒路在痛苦中翻來覆去,而自己卻過著一個天天奢華宴樂的日子,並沒有甚麼不妥或者不自然、良心不安的地方。他看見一個同胞,又是饑餓又在痛苦中呻吟,卻無動於衷並任其自生自滅。

 

當拉撒路在地上的時候,因為沒有神而不滿足,他在需要、窮苦中尋求神,神就讓他尋見,而且向他顯明自己的憐憫和恩慈;然而那位財主,從來沒有真正感覺到自己的生命中需要神。這兩個人生活在這世界上,就像我們所處的情境一般,正如保羅向以弗所人所描述的:

 

那時,你們是在基督以外,與以色列國無分,在帶有應許的約上是外人,在世上沒有盼望,沒有神。(弗二12)

 

我們被生進這世界之時沒有神(不認識)。神給我們每個人一生的時間去尋求祂。在我們一生的年日,神屢次給我們機會來找到歸回祂家的道路。這是生在這世間的每一個人的普遍需要,去追求神並找到祂。在我們死後,神會尊重我們生前所作的選擇。如果我們選擇過沒有神的生活,祂會照著我們的意願,讓我們在永恆中繼續過沒有神的日子。如果你活在這世間,從來不花時間思想神或者永恆,那麼現在該是呼求祂的時候,你必須好好地珍惜現在你還能夠經歷到祂恩典的機會。為甚麼還要等候另外一秒鐘呢?沒錯,你在靈界裡的仇敵魔鬼,一定會想方設法要你把這個信息拖延到明天才考慮。要知道基督現在正張開雙臂等候著你。千萬不要以為你現在讀到這篇信息只是偶然的事,耶穌基督正在對著你如此應許,說:

 

凡是父賜給我的人,必到我這裡來;到我這裡來的,我決不丟棄他。(約六37)

 

(路十六27-31) 為著還活在世上者的請求

 

問題討論:這位財主如今為甚麼如此關心他還活在世上的弟兄?

 

這位財主在地獄中作了兩次禱告。第一次是為自己求水,第二次則好像是為他還活在地上的五個兄弟們。然而兩次的禱告都被拒絕了。他對於自己該負的責任向來並不忠誠。他的責任原是對他周圍的人,特別就是對他的兄弟們。他卻在他們面前立下了一個最奢靡、最腐化、最敗壞人心的榜樣,就是一個人在這世上可以沒有神,卻依然能夠滿足地活著。如今他來到了地獄,才一下子驚覺他的兄弟們豈不是正在學著他所留下的榜樣,過著滿足於沒有神的生活麼!他們的結局豈不是也會像他一樣來到地獄,承受永遠的痛苦麼!對於來到地獄中的人而言,讓他們的劇痛更感雪上加霜的是,他們已經跟那些受到他們影響,而也要前來地獄受折磨的人永遠失去連繫。我們當中的每個人都會或好或壞地影響其他人。讓我們定下心意忠誠地委身於那些以我們為楷模,來過他們這一生年日的人,也許就是我們的兄弟、姊妹、兒女或者親戚。我們必須全心全意地為主耶穌基督而活。因為這將很大程度地影響、甚至決定許多其他人在永恆中的命運。

 

問題討論:基於甚麼樣的原因,就算有一個從死人中復活的人,這位財主的兄弟們也不會接受勸告?

 

那位從前的財主被告知,他的兄弟們早已有神的話語(那時神的話語指的就是摩西五經和先知的預言書,或即舊約的經卷)。他們需要的就是願意聽從這些經卷上神所說的話就夠了。神是決不說謊的(來六18) 因此如果他們不相信神的話語,就算有一個從死人中復活的人到他們那裡去,他們也不會接受勸告。其實當他講這句話時,你會不會覺得他有點在玩操縱亞伯拉罕的把戲?我確信那位從前的財主心知肚明,拉撒路絕對不可能答應回到他受過那麼多苦的地上去。如果亞伯拉罕被他說服差遣拉撒路到他家裡去,然而拉撒路卻推三阻四的,他就可以自告奮勇地說:「不然讓我回地上去吧,我那些兄弟們一向最聽我的話了!」神的話語乃是我們可以察驗的最重要証據,好預備我們過永恆中的生活。如果忽略了神的話語,我們在死亡之後的生命就會陷入極大的危險當中。

 

問題討論:從這整段經文中我們一共學到了哪些主要的功課,可以帶回去與人分享?

 

第一,現在就是尋求神的時候,不要再耽延下去了。

第二,我們行動所產生的某些後果,在今生不見得感受到的,卻會跟隨著我們進入永恆當中。

第三,我們對別人所產生的影響,遠比在今生所能察覺到的更多。

第四,神的話語乃是最重要的証據,讓我們預備好自己去過永恆中的生活。

第五,不管我們在這世上的經濟地位如何,任何人只要是沒有神的兒子,就沒有生命,而反過來凡有神兒子的,就有生命 (約壹五12)

 

誰就是那個靠近你「門口」,或者在你影響力範圍之內的「拉撒路」?請在這段信息完結的時候為他們禱告,好嗎?

 

禱告:父神啊,感謝祢在祢的話語中這麼清楚明白地告訴我們,需要作些甚麼來為永恆作好預備。我求祢叫每一位對於自己在永恆中的命運還沒有確定的人,願意開口向祢禱告,而且起來尋找祢,直到他們尋見。讓我們當中沒有任何人會滿足於沒有祢的生活。當我們出去接觸那些不認識祢的人,求祢幫助我們。讓我們帶著聖靈的能力,可以從黑暗的國度贏得他們,並且帶領他們進入祢光明的國度當中。阿們。

Pastor Keith Thomas.

Email: keiththomas7@gmail.com

Website for free bible studies: www.groupbiblestud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