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了解更多繁體中文的研究,請點擊這裡

13. Jesus the Bread of Heaven

13. 耶穌是從天上來的糧

暖身問題:你一生中所必須作的最艱難工作是甚麼?

 

他們在對岸找到了耶穌,就問祂:「拉比,祢幾時到這裡來的?」耶穌回答:「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你們找我,不是因為看見了神蹟,而是因為吃了餅又吃飽了。不要為那必朽壞的食物操勞,卻要為那存到永生的食物操勞,就是人子所要賜給你們的,因為人子是父神所印證的。」眾人又問祂:「我們應該作甚麼,才算是作神的工作呢?」耶穌回答:「信神所差來的,就是作神的工了。」於是他們就說:「祢要行甚麼神蹟,讓我們看見了就信祢呢?祢到底能作甚麼呢?我們的祖宗在曠野吃過嗎哪,正如經上所記:『他把從天上來的食物賜給他們吃。』」耶穌對他們說:「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不是摩西把那從天上來的食物賜給你們,而是我父把天上來的真食物賜給你們;因為神的食物就是從天上降下來,把生命賜給世人的那一位。」他們對耶穌說:「主啊,求祢常把這食物賜給我們。」耶穌說:「我就是生命的食物,到我這裡來的,必定不餓;信我的,永遠不渴。但我告訴你們,你們雖然見了我,還是不信。凡是父賜給我的人,必到我這裡來;到我這裡來的,我決不丟棄他,因為我從天上降下來,不是要行自己的意思,而是要行那差我來者的旨意。那差我來者的旨意就是:祂所賜給我的人,我連一個也不失落,並且在末日我要使他們復活。因為我父的旨意,是要使所有看見了子而信的人有永生,並且在末日我要使他們復活。」猶太人因為耶穌說「我就是從天上降下來的食物」,就紛紛議論祂。他們說:「這不是約瑟的兒子耶穌嗎?祂的父母我們不都認識嗎?祂現在怎麼說『我是從天上降下來的』呢?」耶穌回答:「你們不要彼此議論。如果不是差我來的父吸引人,就沒有人能到我這裡來;到我這裡來的,在末日我要使他復活。先知書上記著:『眾人都必受神的教導。』凡聽見從父那裡來的教訓而又學習的,必到我這裡來。這不是說有人見過父;只有從神那裡來的那一位,祂才見過父。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信的人有永生。我就是生命的食物,你們的祖宗在曠野吃過嗎哪,還是死了。這是從天上降下來的食物,使人吃了就不死。我就是從天上降下來生命的食物,人若吃了這食物,就必活到永遠。我要賜的食物就是我的肉,是為了世人的生命而賜下的。」於是,猶太人彼此爭論,說:「這個人怎能把祂的肉給我們吃呢?」耶穌就對他們說:「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你們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人子的血,就沒有生命在你們裡面。吃我肉、喝我血的,就有永生,在末日我要使他復活;因為我的肉是真正的食物,我的血是真正的飲料。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就住在我裡面,我也住在他裡面。正如永活的父差遣了我,我也因父活著;照樣,吃我肉的人也必因我而活。這就是從天上降下來的食物,不像嗎哪,你們的祖宗吃過,還是死了;吃這食物的,必活到永遠。」這些話是耶穌在迦百農會堂裡教導人的時候說的。(約六25-59)

 
神所要求的工作

 
正如許多人知道,我的父親是一個商業化漁夫。我曾經在他的拖網漁船「幹嗎憂慮號」工作了好幾年,那時候我仍只十幾、二十歲出頭。當時我所面對的唯一問題就是:他總是工作不休!他喜歡工作,難得給自己放幾天假。我們唯一不出海捕魚的日子只是星期六,而原因在於漁市場星期日關門。所以我一個星期必須工作六天,從凌晨點半一直工作到下午五點。我覺得這是世界辛苦、也最危險的工作之一。我的父親名叫湯姆,他喜愛自己的工作、喜愛自己的船,而且擅長捕魚,尤我們多佛外海那種鰈魚。天氣愈壞,他愈喜歡出海捕魚種習慣叫我特別吃不消。他似乎一點也在乎天隨著風浪顛簸搖滾,他的「幹嗎憂慮號」總是狠狠地擊打在每一浪頭,在大海中勇前,為的只是多賺一點錢;因為在這種天氣之下,出海的人減少,魚價自然就上揚讓我父親特別渴望在這種惡劣的天氣下出海工作。由於我年紀輕,讓我賺錢的潛特別高。因此我十七歲,我賺到的錢已經是一般領薪水成年人的四倍之多。然而我們在海上工作,常會遭遇意想不到的危險。經過了幾意外,有些未爆魚雷掛魚網上地碰撞著船殼,我就開始為著漁船的安全擔憂。我覺得生命本身實脆弱不堪。在那一陣子,有幾我的小命幾乎與死亡擦肩而過,有一甚至掉到船外網纏住。儘管尚未認識神,然而神依然時刻保護著我。那時候我所面對的危險,除了那許多未爆魚雷之外還有各種各樣的情況,而其中最糟糕的是,我根本還對於自己死後會發生甚麼事沒有任何的確據。由於我在船可以有許多的自由時間閱讀,因此我開始讀各種有關死亡的書。死亡這主題似乎牢牢地浮現在我的腦海,總是揮之不去

 
甚麼東西一直吸引著我,去尋找各種生命奧祕答案,特別那有關我死後是否還繼續存在、以及我死後的生命形態如何這類的問題。我屬靈方面的飢渴變得如此強烈,以至於我開始在哲學著作尋找答案。可是我卻無法從些書本得滿足。我的父親容許我請長假,只要我能夠找得到有經驗的人來代替我的工作。這樣,在接下去那幾年我到處旅行,希望能夠從佛教或者印度教中找到人生問題答案。我自覺生命中一直缺少東西,可是不管我前往何處,卻始終無法找到。我幾乎走遍歐洲、亞洲、甚至北非,然後我又遠渡重洋前往南美洲以及北美洲。每心中有念頭昇起:我幹嘛在基督教中找找看?我的一種強烈的成見基督教所談的只不過是一個兩千年前的殉道者立即種念頭壓抑下去了,因為我聽人說只要相信那殉道者,一切問題就全都解決了。覺得天下哪裡有這麼簡單的事!到那為止我一生中所得到的任何東西,總是必須經過勞苦工作才能夠獲得;因此我也誤以為我想追求的屬靈滿足,必定非得透過勞苦工作才能夠賺取代價應該很高,而且說不定我必須到很遠的地方才可能找到。於是我落入一種絕望,心想要成為一屬靈的人,也許只不過個無法成就的夢想。最後我才發現我的問題在於,我沒有認識那位創造宇宙的神。不曉得祂就是愛,又是施予者;而且唯有祂自己能夠滿足你我靈魂深處的空洞和飢渴,因為乃是從天上降下來我們靈魂的食物

 

你對於神最初的法是如何隨著時間而改變的?

 

在約翰福音第六章五餅二魚的神蹟之後的隔天,那些回到迦百農的人見耶穌比他們更早回來了就很驚奇(約六25),因為昨晚他們知道耶穌沒有和的門徒一同上船,是門徒自己去的。他們來到會堂問耶穌(約六59),人應該作甚麼工作才能夠進入天國,說:「我們應該作甚麼,才算是作神的工作呢?」(約六28)  事實會堂裡擠滿的人,他們昨天幾乎全都在場吃了耶穌所祝福過的餅和魚。他們就是為了吃飽而到迦百農來找耶穌的。因此,耶穌對他們說:你們找我,不是因為看見了神蹟,而是因為吃了餅又吃飽了。意思是說耶穌知道他們心裡的想法:如果耶穌是彌賽亞,聖經記載彌賽亞會像摩西那樣(申十八15);既然摩西能夠天天供應些出埃及的人吃嗎哪(出十六45),那麼他們就可以期待耶穌也能夠天天供應他們吃天上來的嗎哪了。若能如此,事情該有多好!天天有食物可吃,能夠省下多少錢啊!這耶穌迅速地提醒他們:把那從天上來的食物賜給百姓吃的是神而不是摩西;摩西和嗎哪的賜下基本上沒有甚麼關係,他和所有的人一樣吃神從天上所賜的食物。這裡我們見耶穌非常在:無論作甚麼事,都要把當得的榮耀歸給神。要把眾人指向神,並且讓大家明白真實的身,因為這乃是比他們見証了五餅二魚的神蹟更加重要的事情。耶穌進一步挑戰些人的動機。祂詢問他們為甚麼前來聽祂講道?有些人是因為吃餅得飽,而另外還有些人是因為想追求更多「超自然的經歷而來聽祂講道,就像後來他們有人問祢要行甚麼神蹟,讓我們看了就信祢呢?祢到底能作甚麼呢?耶穌要他們明白祂自己就是他們所渴望、所追求的自然經歷本身能夠讓他們的生命進入並且有份於神自然的國度。

 
耶穌的心憐憫那為著期待能夠像昨天那樣,從祂領受日常食物來追隨祂的人。向這人說:「不要為那必朽壞的食物操勞,卻要為那存到永生的食物操勞,就是人子所要賜給你們的,因為人子是父神所印證的。」(約六27) 如同我們吃過大餐之後裡面會有一種飽足感,照樣,我們也該花精力和時間為那存到永生的食物操勞,就是為那些能夠叫我們的魂真正飽足的食物——耶穌基督自己以及祂所說的道。缺少了這種能夠存到永生的食物,我們裡面總是會感覺空虛不能滿足。我們一般的傾向就是花費太多的精力和時間去工作,以追求更大的房子和更名貴的車子,然而這時候的結果就是屬靈的貧窮,如同啟示錄中所提到的老底嘉教會。由於他們不冷也不熱,耶穌基督責備他們並且指出在祂眼中他們真實的情況,說:

 
「你說:我是富足的,已經發了財,毫無缺乏。卻不知你是困苦的、可憐的、貧窮的、瞎眼的、赤身的。」(啟三17)

 
神絕對不願意看見我們來到天堂才發現,自己在屬神的事是如此地貧窮,因為我們只重花時間在自己的事業。我們當中有許多人不再以有衣有食就知足,卻是拼命地賺錢享樂,而完全疏忽了在屬神的事成為富足。我開始覺察自己父親「幹嗎憂慮號」拖網漁船上工作的時候,所存的心態就像這樣。我也開始自問:為甚麼我要工作這麼長的時間去賺這麼多錢,是我根本需要、也用完的?為甚麼我要忍受這麼大的危險?於是我開始選擇撥出個月的時間去尋找我的魂所需要的。在我裡面是有甚麼東西失落了,那種空虛感是我無法捉摸的。我這種內在的空虛感所彰顯出來的徵狀就是:我的心靈在我真正找到所尋找的事物(不管這是甚麼) 之前,始終無法安息。我認為這是神給人的一種禮物,對於我的魂而乃是健康的。也就是這種空虛感驅策我前往世界各地旅行,為著尋找我所失落知道是甚麼的東西。我十五歲的時候,我以為只要我成為「圈內人」,我就能達到生命的實踐,那麼我就會覺得真正的滿足。然而在我成為「圈內人」之後,我的空虛感並沒有到滿足。於是我開始交女朋友,我買了一輛很時髦的機車,後面載著女朋友到處兜風。之後買了車子、房子、甚至與哥哥一起擁有我們自己的漁船。當這一切都無法叫我滿足的時候,我開始吸毒,之後就是旅行,然而依然沒有任何東西能夠滿足我內在的那種飢渴。查理斯王子談到自己的信念,說:不管科學多麼發達,在我們的靈魂深處仍然存在著一種永續的、無意識的焦慮,就是我們生命,讓我們知道值得活下去的一重要的成分已經失落了。我們大的專欄作家之一,伯纳德·列文,有一次論到這種內在的空虛感,說(註1:甘力克在他的書《生命對答》庫克事工出版社,第13頁所引用。)

 
像我們這樣的國家,到處都有那些他們想要的一切物質享受都能得到滿足的人,此外他們還擁有就如快樂家庭這類不屬於物質層面的祝福。然而可悲的是在麼多人當中,我們卻發現他們乃是活在一種無休無止的絕望當中。他們知道為何會活在如此的事實,他們發現自己內心有一底洞不管吃喝多少全都填不滿不管用多少車子、房子、電視全都填不滿不管擁有多少有教養的兒女或者朋友也全都填不滿……

 

你有經歷內心的焦慮不滿足嗎?你會使用甚麼字眼來形容這種內心的空虛感?你曾經嘗試過如何填補這種空洞的感覺?

 

對於許多人,這種空虛感驅使他們狂熱地工作,以為在工作的成功能夠滿足他們內在的空虛。我記得有一天獨自在父親的船工作(這是極端危險的事) ,我把船開到更遠的一我們通常都會去的漁場。在18個小的期間我捕捉了那麼多的魚,破了我們以往的任何記錄我的吉星高照,讓我賺了那麼多錢。對於自己這次的成功我所感受到的那種興奮,有點像吸了毒品似的,那夜我覺得自己的腦袋一直飄飄然的,根本睡著,心中不停地盤算著下一個晚上我要如何捕捉更多的魚,好賺更多的錢。我到浴室見鏡子裡面自己的面容,心中不覺湧現極大的厭惡感,因為除了滿臉的貪婪之外我看不見別的東西。因此工作的成功無法讓我滿足。認為拼命地工作能夠讓我們取悅神,乃是從魔鬼而來的一種謊言。

 
些現在和耶穌講話的人,在他們心中也有類似的想法:「我們應該作甚麼,才算是作神的工作呢?」(約六28) 耶穌的回答指出:唯一能夠滿足他們靈魂的工作,就是相信神所差遣到世上來的那基督:「信神所差來的,就是作神的工了。」(約六29) 神蓄事變得如此簡單,就連小孩子也可以來到基督面前得拯救

 
耶穌就是生命的糧

 
唯有基督才能夠滿足我們內心深處的空虛感。如此告訴他們:

 
「因為神的食物就是從天上降下來,把生命賜給世人的那一位。」(約六33)

 
他們表現出正面的渴慕,對耶穌說:「主啊,求祢常把(從現在起就把)這食物賜給我們。」(約六34) 句話顯示出他們心中所期待的有點像摩西當年那樣,從現在起每天就會有食物(嗎哪)供應給他們吃。然而耶穌指的實是屬靈方面的意思,因此,祂宣告說:

 
「我就是生命的食物,到我這裡來的,必定不餓;信我的,永遠不渴。」(約六35)

 
在耶穌那時代,以色列人所吃的主食是麵包,因此,生命的糧就是麵包。我們夫婦曾經有幾個月的時間,在以色列和一個澳洲人克麗絲汀住在一先生是個日本人,乃是有牌照的導遊。有趣的是不管他吃了多少東西,只要沒吃到米飯,他就覺得這一餐根本還沒吃飽;因此,他必須自己再去煮鍋米飯吃了,肚子才會覺得踏實。就好像他肚子裡有兩個胃,如果吃米飯的那個胃沒有吃到米飯,他的肚子就無法滿足而且飽了。就像樣,我們的身體除了有個胃之外,你可以想像我們的靈魂也有個胃,是需要吃屬靈食物的。耶穌說:我就是生命的食物。耶穌就是那位能夠滿足靈魂的的食物。祂這句話在英文表達起來是說成:我就是生命的麵包。然而對於日本人或者任何東方人而,更好說成:我就是生命的米飯。耶穌就是人們靈魂的主食,唯有能夠填飽人們靈魂的

 
在耶穌所句話:我就是生命的食物,到我這裡來的,必定不餓;信我的,永遠不渴裡面(約六35),我們清楚見一人如何成為基督徒,好叫他內心的空虛感可以到滿足。基本的要領就是享用(在屬靈的意義上)的生命,意思是說:到這裡並且相信,正如祂所邀請的。這種的生命的經歷所指的,單限於邀請基督進入我們生命而得重生的事件,而更加強調的是要我們每日都來享用基督的生命,也就在這種為而活的過程中,我們被改變成形象和樣式。以色列人當年在曠野天天吃從天上降下來的嗎哪,正好預表了我們今日也天天享用基督擺在我們屬靈餐桌的靈糧。使徒保羅如此表達這件事情,說:「我們眾人臉上的帕子既然已經揭開,反映主的榮光,就變成主那樣的形象,大有榮光。」(林後三18) 我們日復一日地享用基督,從祂支取生命和能力,我們內裡的人就會被更改變;如同耶穌在葡萄樹和枝子的比喻中所說的:

 
「你們要住在我裡面,我也就住在你們裡面。枝子若不連在葡萄樹上,自己就不能結果子;你們若不住在我裡面,也是這樣。我是葡萄樹,你們是枝子。住在我裡面的,我也住在他裡面,他就結出很多果子;因為離開了我,你們就不能作甚麼。」(約十五4-5)

 
我們重生而領受了在基督裡生命這一白白禮物的時候,神就與我們建立起一種屬靈的連結。神的靈就前來住在我們裡面,要幫助我們維繫著那種神所建立的連結;以便從神而來的那種屬靈生命之流,能夠源源不絕地供應我們靈魂的需求,好叫我們內裡的人有一種平安幸福感覺。如果我們蓄意犯罪,就會讓聖靈擔憂(弗四30) 這時,我們可到聖靈的管教;聖經如此解釋:作兒子的都受過管教。如果你們沒有受管教,就是私生子,不是兒子了。還有,肉身的父親管教我們,我們尚且敬重他們;何況那萬靈的父,我們不是更要順服而得生嗎?肉身的父親照著自己的意思管教我們,只有短暫的日子;唯有神管教我們,是為著我們的好處,使我們在的聖潔上有分。(來十二8-10) 然而耶穌應許:一旦我們已經有了與神的那種連結,我們就必定不再飢餓,而且永遠不再乾渴。我自己在找到了耶穌基督之後,就不再到處亂鑽了;因為我立即知道就是我一直在尋找的。我裡面對神的渴,為我充滿了;如果你尚未經歷,你今天也可以像我一樣,從耶穌基督到完全的滿足。對於耶穌作為生命的糧,聖經注釋家肯特·休斯如此說(註2:肯特·休斯,叫你們可以信,約翰福音注釋,第206頁,交叉路出版社。)

 
嗎哪和耶穌這位生命的糧有幾處類似的地方。嗎哪是要預表耶穌,因為嗎哪純白像天上降下來的雪,就如耶穌無罪之身、毫無瑕疵。嗎哪隨手可得,這是嗎哪主要的優點之一。出到營外撿拾嗎哪的人,可以由地選擇要撿起嗎哪,或者將其踩在腳下。照樣神也容許我們將耶穌在腳下,或者接受祂作為我們的主。換句話說:聖經描述耶穌可以成為房腳石,但也可以成為跌人的磐石;所以會有這樣的差別,實取決於我們如何對作出回應

 
神的吸引力量

 
一直等到我信主以後,我才察覺到是聖靈不棄不捨地吸引我,叫我在內心深處產生了那麼強烈的渴望。耶穌如此描述神那種吸引人的大能,說:

 
「凡是父所賜給我的人,必到我這裡來;到我這裡來的,我決不丟棄他。」(約六37)

 
又說:

 
「如果不是差我來的父吸引人,就沒有人能到我這裡來;到我這裡來的,在末日我要使他復活。」(約六44)
 
你之所以能夠來到基督面前(如果你是基督徒),乃是因為神以某種你自己能無法明白的方式吸引著你。你所經歷的可是你有一個朋友,他的生命是如此地不同;也有可是你見了一篇信息,叫你一直念念不忘;也有可是你感受面已經說過的那種內心深處的空虛感,始終無法到滿足;也有可是你讀過的一本書,其中有一句話像魚鉤一樣牢牢地把你的靈魂勾住了,神就不止地收緊魚線,直到把你拉到基督的面前。一切全是聖靈工作的明證,為了要吸引你前來尋找耶穌,好叫你可以從白白地領受神在基督預備要賜給你永生的禮物。耶穌說明神如何以這種方式不休不止地工作著,說:凡聽見從父那裡來的教訓而又學習的,必到我這裡來。」(約六45)

 

彼此分享你所經歷神吸引人的大能。對你人而事是如何發生的

 

吃耶穌基督的肉又喝的血

 
耶穌就對他們說:「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你們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人子的血,就沒有生命在你們裡面。吃我肉、喝我血的,就有永生,在末日我要使他復活;因為我的肉是真正的食物,我的血是真正的飲料。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就住在我裡面,我也住在他裡面。」(約六53-56)

 
耶穌在這經文裡面所到的概念對於猶太人而,是何等難於理解啊難怪他們當中有許多人,從此以後就不再跟隨了。(約六66) 挪亞出方舟後,神禁止他們吃帶著血的肉(創九4),對於以色列通國的人,神更禁止他們喝血。(利七26-27) 這樣,我們如何解釋祂所說的話呢?有人宣稱我們在守聖餐時所吃的餅和酒,我們憑著信心吃進去時,實質就被轉化成基督的身體和血。一類的主張是正確的?我們是要把耶穌這話就字面上來解釋,還是就靈意上來瞭解呢?事實在接下去沒幾節,祂很清楚地說明,乃是就屬靈的意義來談論這事的,說:「我對你們所說的話是靈、是生命。」(約六63)

 
實耶穌到的許多事,都是從屬靈方面的意義來加以解的。例如當祂在井旁和撒瑪利亞婦人談道之時所說的話:凡喝這水的,還要再渴;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裡面成為湧流的泉源,直湧到永生。」(約四13-14) 我們完全清楚所賜的並非字面意義的水,而是就屬靈意義所指的聖靈。可見我們何必堅持當祂說到的肉、喝的血,非得照著字面的意義來解釋呢?讓我們再看其他的例子,當祂說:我是葡萄樹,你們是枝子。」(約十五5) 又說:我就是羊的門。」(約十10) 我絕對認為話必須照著字面的意義來解釋,因為不過藉助於圖象的語言來傳達一項真理罷了,因此要從屬靈意義來瞭解才好

 
耶穌基督在逾越節受難,施洗約翰也曾指說:看哪,神的羔羊,是除去世人的罪孽的!」(約29) 因此,以色列人歷世歷代所殺逾越節的羔羊,實乃是預表著耶穌基督。聖經記載:當那一夜,你們要吃羊羔的肉,肉要用火烤了,和無酵餅與苦菜一同吃,不可吃生的,也不可用水煮;只可吃用火烤的。頭、腿和內臟都一起吃。你們一點也不可留到早晨。(出十二8-10) 因此,吃的肉、喝的血是到我們與主耶穌基督全面性的相遇和相交。我們與主之間的關係,耶穌說過是可以一方面既事奉神、另一方面又事奉瑪門的。(太六24)又說:如果有人願意跟從我,就當捨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路九23-26) 要成為的門徒,我們必須把這位生命的糧耶穌基督完全地吃進去!

 
正如餅和酒被吃進胃裡面之後,所吃食物的各種營養分會透過血液的循環,被分佈到身體的各個部分;照樣,我們有份於基督的生命,而且持續地就屬靈的意義上吃祂的肉、喝的血;那麼,我們就等於容許的生命來觸摸我們性格的每一個領域,並帶來與變化。是一每天被聖靈充滿與約束的過程,我們乃是為著、而非為著自己而活。我們委身於基督,聖經清楚地到會發生於我們身上的事,說:「你們要思念的,是天上的事,而不是地上的事。因為你們已經死了,你們的生命與基督一同隱藏在神裡面。」(西三2-3) 進入永生的唯一道路就是享用並有份於生命的糧,因為就是每一基督徒的食物。這過程要求我們採取極端的步驟:放棄我們對於自己以及一切東西的擁有權。基督教聖詩的作者以撒华滋如此說:就算千山的牛、萬山的羊都是我的,把一切獻為祭仍嫌太少。的愛如此奇妙、如此神聖,我理我的靈魂、我的一生和我的一切。你擁有擁有你了

 
在我花了好幾年的時間,著飢渴的心靈遍行世界,尋找我自己不曉得是甚麼的階段之後,終於有人陪著我坐下來,把福音細心地解釋給我。讓我終於明白耶穌愛我和你,在十字架上代替我和你、也為著我和你而死。我最後明白了神是對我生氣,祂乃是地吸引我來到基督面前相信福音,好叫我裡面徹底得到更新變化,接受祂進入我靈魂的深處,而且一生以為我靈魂的食物;這個過程乃是從我一相信並接受時候就開始的。福音第一如此清晰地解釋給我之後,我就接了基督;從此以後我不再感到飢渴。我們邁出了信心的第一步,永生就開始賜給我們了。耶穌清楚地說明:

 
「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信的人有永生。」(約六47)

 
你可以照著下面這段禱文來禱告

 
禱告神,謝謝祢賜下祢的兒子作為我生命的糧。如今我要來到祂面前,並且將我的一生交託給。我要轉離我空虛的生活方式,我要相信福音:神的兒子耶穌為我而死,替應得的刑罰,為我償付罪債,好叫我可以承受祢所賜永生的禮物。我今日就要接受祂,領受永遠的生命以及我靈魂永恆的食物。

 

Pastor Keith Thomas.

 

Email: keiththomas7@gmail.com 

 

Website for free bible studies: www.groupbiblestud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