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了解更多繁体中文的研究,请点击这里

37. The Trials of Jesus

37. 耶稣在彼拉多面前

身问题:你在孩童时(或者已经成年了),曾经为了什么事被人诬告过吗?请与你小组中的人分享你的故事。

 

清早的时候,犹太人把耶稣从该亚法那里押往总督的官邸。他们自己没有进到官邸里去,恐怕沾染了污秽不能吃逾越节的晚餐。于是彼拉多走到外面见他们,说:“你们控告这个人什么呢?”他们回答:“如果这个人没有作恶,我们就不会把祂交给你。”彼拉多对他们说:“你们自己把祂带去,按着你们的律法审问祂吧。”犹太人说:“我们没有权去判人死罪。”这就应验了耶稣预先说到自己将要怎样死的那句话。彼拉多又进了官邸,把耶稣叫来,问祂说:“祢是犹太人的王吗?”耶稣回答:“这话是你自己说的,还是别人对你说到我的呢?”彼拉多说:“难道我是犹太人吗?祢本国的人和祭司长把祢交给我,祢究竟作了什么事?”耶稣回答:“我的国不属于这世界;如果我的国属于这世界,我的臣仆就要作战,使我不至被交给犹太人。不过,我的国不是这世上的。”于是彼拉多问祂:“那么,祢是王吗?”耶稣说:“我是王,这是你说的。我要为真理作见证,我为此而生,也为此来到世上。凡是属于真理的人,都听我的声音。”彼拉多问祂:“真理是什么?”彼拉多说了这话,又出来见犹太人,对他们说:“我查不出祂有什么罪。你们有个惯例,每逢逾越节,要我给你们释放一个囚犯。你们愿意我给你们释放这个犹太人的王吗?”他们又喊叫说:“不要祂!要巴拉巴!”这巴拉巴是个强盗。(约十八28-40)

 

自从有文明以来,政治就是人类经验的一部分。维基百科里面如此定义政治说:“政治源自于希腊字politikos,意思是:属于公民的、为了公民的或者与公民有关的。政治就是在一个群体的层面或者针对个人的层面,如何去影响其他人的理论和实际应用。”

 

喜剧作家罗宾威廉姆斯对于政治倒是给了另外一个定义,说:“英文单词政治(politics) 可以看如由polyticks所组成,poly是指‘许多’ticks是指吸血虱’意思是说,政治里面一定会潜藏着‘许多’的‘吸血虱’。”自从政党存在以来,各种政治讽刺睿语从不间断。由于政治家通常都会承诺一件事情,然而到后来兑现的却是另一件事情,所以有一个喜剧作家如此定义政治家,说:“政治家在选举以前摇动的是你的手 (握手),可是选举之后摇动的却是你的信任。”因此要把政治和真理结合在一起,几乎是件不可能的事。在追求真理的过程中,为了取得或者紧紧抓住权力,政治常会挂帅而把真理弃之不顾。

 

要明白耶稣所面对的审判,我们必须了解,耶稣造成了当时那些宗教领袖(犹太人) 以及统治者(罗马人)、特别那些有权决定祂有罪或无辜的人(大祭司以及彼拉多)陷入一种左右两难的政治抉择境地当中。而我们今天所研读的这段经文,让我们看到了彼拉多这位罗马总督在面对真理(主耶稣基督) 本身之时,所必须作出的困难抉择。表面看来这或许只不过是耶稣一个人受审,然而仔细观察的话,我们立即看到实际上这乃是彼拉多的灵魂正在受到审判。让我们进一步来细看环绕着当时统治者的这些政治局面。

 

在犹太人的民事和仪节律他尔目当中,记录耶路撒冷的圣殿被毁之前四十年,或即耶稣基督钉死十字架之前二年,罗马政府从以色列人手中剥夺了行生死审判之权。凯撒提庇留下旨,唯有罗马省长或者总督有权将人处死。可是这条禁令并没有被严格执行,例如后来所发生司提反在公议会的审讯过程中,被人推出城外用石头打死 (徒六12-60),按照这禁令就完全是非法的。

 

凯撒提庇留将一切的政务全都交给他的大臣卢修斯谢亚努斯处理,而由于犹太地(以色列) 一向以难缠闻名,所以谢亚努斯特别选拔了本丢彼拉多担任犹太地的总督。这人向来擅长打太极,也不在乎他辖区底下人民之间无意义的小事。然而当他一开始上任,就犯了一连串的错误。他从自己在该撒利亚海边的豪华官邸,带着卫戍部队前往耶路撒冷上任,却把凯撒的像放在军旗之上。罗马人相信凯撒是神,把皇帝的像放在军旗上本是理所当然的事;然而犹太人看见了他如此招摇地高举着“偶像”进入耶路撒冷,乃是大大亵渎神的举动。彼拉多却不理睬犹太人的感受,而认为犹太省不应与帝国的其他任何行省有所差别。结果各样大规模的宗教抗议纷纷爆发。历史学家约瑟夫如此记载:当罗马部队和彼拉多回到该撒利亚的时候,有一大批犹太人尾随着他也来到该撒利亚,请求他倾听他们的申诉:

 

这些犹太人抗议示威六天,彼拉多号称要听审;他下令把自己的审判台设立在城中的一个广场上,让军队带着武器埋伏在周围,只要他一声令下就可以出来镇压或者屠杀反抗者。当犹太人进行申诉时,他作了一个手势,埋伏在周围的军队立即涌现,将所有犹太人团团围住;他恫吓他们,除非他们立即离开该撒利亚,不再如此扰乱他的清闲,否则就要血溅当场!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些犹太人竟然全都躺在地上,并且伸长脖子声明:他们宁愿引颈就戮,也不愿意看见他们律法的智慧与尊严遭受践踏!在这情况之下彼拉多被他们坚定的决心所震撼,不得不退让,而公开下令从耶路撒冷撤回带到该撒利亚来的带着凯撒头像的军旗。(1:弗莱维厄斯约瑟夫,约瑟夫著作全集(威廉惠特森翻译;皮博迪,麻塞诸塞州:亨德里克森出版社1987),第392)

 

在这次事件之后不久又有另外一次暴乱发生,彼拉多使用武力无情地镇压,结果有许多犹太人被杀。犹太人的领袖随即上告于凯撒提庇留,要求将彼拉多撤职惩处。彼拉多警觉到自己对于犹太人的诉求必须更加谨慎,否则自己的官位有可能不保。在知道了这些背景资料以后,让我们回过头来阅读圣经所记,当耶稣被亚那大祭司查问之后,仍然被绑着押解到大祭司该亚法那里去(约十八19-24)当耶稣被押解离开时,看到了彼得第三次不认主。(路二十二61)

 

约翰并没有告诉我们耶稣在大祭司该亚法面前受审的细节,有许多人认为其原因在于约翰写这卷书的时间远在其他的福音书之后,因此他觉得不用另外再加赘述。亚那之后耶稣被带过去见的该亚法乃是当年现任的大祭司。在他那里,统治所有以色列人的公议会已经临时被召集起来。这次在仓促中被召聚起来的审判庭,于许多方面都是非法的。第一,这是在黑夜里举行的,犹太人的律法向来禁止在这样的时间进行审判。第二,当大祭司威胁恫吓祂的时候,耶稣并没有任何律师为祂辩护。第三,不见得所有议员都受邀。第四,由于见证人的证词彼此无法一致,所以最后大祭司不得不直接询问耶稣基督。

 

有几个人站起来,作假证供控告祂说:“我们听祂说过:‘我要拆毁这座人手所造的圣所,三日之内要另建一座不是人手所造的圣所。’”就是这样的见证,他们也不一致。大祭司站起来,走到中间,问耶稣:“这些人作证控告祢的是什么呢?祢怎么不回答呢?”耶稣却不作声,什么也不回答。大祭司又问祂:“祢是那受称颂者的儿子基督吗?”耶稣说:“我是。你们要看见人子,坐在权能者的右边,驾着天上的云降临。”大祭司就撕开自己的衣服,说:“我们还要什么证人呢?你们都听见这亵渎的话了。你们认为怎么样?”众人都定祂该死的罪。于是有些人就向祂吐唾沫,蒙住祂的脸。用拳头打祂,对祂说:“祢说预言吧!”差役把祂拉去,用手掌打祂。(可十四57-65)

 

请注意在这里当耶稣说:我是的时候,祂所使用的就是神启示自己身份之时所说的名字。这话听在这些统治以色列人的领袖耳中,足以构成定祂该死的罪。我们也看见耶稣勇敢地面对大祭司和那些领袖们宣告自己就是先知但以理所预言的那位人子,受膏者弥赛亚,就是要坐在大卫宝座上的:

 

我在夜间的异象中继续观看,看见有一位像人子的,驾着天云而来,到万古常存者那里,被引领到祂面前,得了权柄、尊荣和国度;各国、各族和说各种语言的人都事奉祂。祂的权柄是永远的权柄,是不能废去的;祂的国度是永不毁灭的。(但七13-14)

 

在公议会的众人和该亚法都定了耶稣死罪之后,马可记载有些人就向祂吐唾沫,因为祂说了如此亵渎神的话;接着他们蒙住祂的脸,用拳头打祂,却逗祂说预言吧!看看祂是否能够指认出是谁打祂的。路加告诉我们,在他们把耶稣押到彼拉多那里之前,看管耶稣的人戏弄祂,蒙住祂的眼睛问祂:祢说预言吧,说打祢的是谁。他们还说了许多别的辱骂祂的话。(路二十二63-65)

 

要求处死耶稣 (约十八28-32)

 

耶稣被押解到彼拉多那里,应该是彼拉多预料中的事情;因为除非有了他的批准,怎么可能夜里出动了那么多的军队去拘捕耶稣呢?如今天已经快亮了,约莫清晨六点钟。彼拉多的总督官邸位于圣殿山的西边,是大希律之时建造的。当犹太人的长老和祭司长,把耶稣从该亚法那里押往总督的官邸,他们自己没有进到官邸里去,恐怕沾染了污秽,不能吃逾越节的晚餐。因为按照经学家的律法,犹太人倘若进入外族人的家,就会沾染污秽。阿尔弗雷德爱德生在他的著作《耶稣基督生活的时代》中记载,犹太人相信外族人会堕掉胎儿,并将其顺着下水道冲掉。因此外族人的家是不洁净的,有可能让你接触到死人,而触摸到死人的话,需要七天的时间才能够得到洁净。(2:阿尔弗雷德.爱德生,《耶稣基督生活的时代》,亨德里克森出版社,第865) 另一方面,逾越节的律法规定,节前多天就必须彻底洁净住家,一切含有酵母的东西全都必须清除。因为逾越节就是七天除酵节期的第一天。(出十二15) 进入外族人的住家所需要的洁净时间,从一日到七日不等,就看所碰触的不洁之物是什么而定。

 

稣曾经指责那些宗教领袖和法利赛人,说:�你们这些瞎眼的向导啊,你们把蚊虫滤出来,却把骆驼吞下去。�(太二十三24) 请问耶稣说的是什么意思?耶稣这话和上面那些人的行为又有什么关系?

 

今日会有许多基督徒照样也落入那些犹太人的毛病,只知道拘守小节,却完全疏忽了更重要灵属生命的追求。耶稣指责他们:虚伪的经学家和法利赛人哪,你们有祸了!你们把薄荷、茴香、芹菜,献上十分之一,却忽略律法上更重要的,就如正义、怜悯和信实;这些更重要的是你们应当作的,但其他的也不可忽略。(太二十三23) 在今天我们研读的这段经文中,这些宗教领袖非法地把他们的弥赛亚拖进一个非法的审判庭,又忽略了行公义好怜悯;反倒因着耶稣真实地将自己弥赛亚的身份宣告出来,而痛打祂并且伤害了祂,要定祂死罪。

 

于是彼拉多走到外面见他们,说:你们控告这个人什么呢?祭司长们和法利赛人不喜欢被问到这个问题,因为他们并没有一个在罗马法庭中可以被接受的罪名来指控耶稣基督;他们所控告的罪纯粹是宗教上的亵渎神之罪,他们知道这样的罪在罗马法庭中是不能成立的。因此他们规避了这个问题,而提醒彼拉多,他们与他之间似乎已经有了的共识,而回答说:如果这个人没有作恶,我们就不会把祂交给你。彼拉多好像早已知道他们对耶稣的嫉妒和憎恨而不信任他们,就说:你们自己把祂带去,按着你们的律法审问祂吧。也许就是这个时候,彼拉多的夫人派人出来传达了一个重要的消息。马太福音记载

 

当彼拉多坐在审判台的时候,他的夫人也派人出来说:“你不要干涉这个义人的事,因为昨夜我在梦中因祂受了很多的苦。”(太二十七19)

 

拉多已经准许他们可以按着他们的律法去审问祂,他们怎么不直接凭着这句话就立即把耶稣处死呢?

 

犹太人说:“我们没有权去判人死罪。”这就应验了耶稣预先说到自己将要怎样死的那句话。(约十八32) 事实上耶稣不久以前曾经预言过自己是要被举起来而死的,说:“我若从地上被举起来,就要吸引万人归向我。”(约十二32) 犹太人的领袖希望藉着加在耶稣身上一个咒诅,来证明祂宣称自己为基督是错误的。犹太人定人死罪是要用石头把那人打死,然而他们希望的是用罗马人的方式把耶稣钉上十字架,这样就可以让祂成为一个咒诅了,律法上说:

 

人犯了该死的罪,被处死以后,你就把他挂在木头上;他的尸体不可留在树上过夜,必须在当日把他埋葬,因为被挂在木头上的,是受神咒诅的;这样,你就不至于玷污耶和华你的神赐给你作产业的地了。(申二十一22-23)

 

保罗在加拉太书中解释,神为什么容许祂的儿子被人钉死在十字架上,说:

 

凡是靠行律法称义的,都在咒诅之下,因为经上记着:“凡不常常照着律法书上所写的一切去行的,都被咒诅。”很明显,在神面前,没有一个人可以靠着律法称义,因为“义人必因信得生”。律法本不是出于信,而是说:“遵行这些事的人,就必因这些事而活。”基督替我们受了咒诅,就救赎我们脱离了律法的咒诅,因为经上记着:“凡挂在木头上的,都是受咒诅的。”这样,亚伯拉罕所蒙的福,就在耶稣基督里临到外族人,使我们因着信,可以领受所应许的圣灵。 (加三10-14)

 

圣经注释家威廉巴克莱告诉我们,说:钉十字架的刑罚源自于波斯,据说其理由是他们相信大地是属于神明的,因此犯罪的人被处死的时候,需要撑离地面,免得他的罪玷污了大地。后来这刑罚从波斯传到北非的迦太基,却被罗马人学去了。(3:威廉巴克莱,马太福音第二卷,(费城,西敏寺出版社,1975),第365) 罗马帝国在统治以色列的期间,估计钉死超过三万以上的犹太人,为了要警告他们,这就是叛逆帝国者所要遇见的命运。犹太人的领袖希望以这极刑加在耶稣身上,一方面让祂成为一个咒诅,藉此可以遏阻人们相信祂是他们所等候的弥赛亚。

 

祢是犹太人的王吗?(约十八33-38)

 

彼拉多早已不喜欢事情演变的方式,有点像是他被牵着鼻子走;所以他进了官邸,把耶稣叫来,私下与祂交谈。似乎在彼拉多的心底深处,他知道耶稣是无辜的,然而在向犹太人的要求让步之前,他总该找到一个合理的罪名。

 

认为是什么原因,让彼拉多开始想要屈服于犹太人领袖的压力之下?是什么原因会让一个人把自己的价值观妥协了?

 

彼拉多之所以会感受到从犹太人领袖来的压力,是因为他知道这些人会把这件事一直告到罗马皇帝那里去,这样就要让他在皇帝眼中显得无能。这种担心失去面子、甚至失去官位的恐惧构成一种强烈的动机,让人宁愿选择妥协自己的价值观。他问耶稣说:“祢是犹太人的王吗?”(约十八33) 耶稣洞察他心中的挣扎而直指其根源,说:这话是你自己说的,还是别人对你说到我的呢?事实上对于祂到底是不是王的问题,可以作出两个不同的回答。如果彼拉多是从一个属世的政治观点来问这个问题,那么答案是否定的;因为祂的国度不像这世上的国,靠着武力和威胁去征服别人。然而如果彼拉多是从一个属灵上的观点来问这个问题,那么答案是肯定的;祂确实是犹太人的王,特别来要为真理作见证。耶稣基督的使命就是摧毁撒但在这世上的一切作为,基督的国度是属于完全不同的层次。祂回答带着智慧和技巧,从其中彼拉多无法拿到什么把柄,可以用来罗织耶稣要兴兵反叛罗马帝国的罪名。耶稣说:“我是王,这是你说的。我为此而生,也为此来到世上。凡是属于真理的人,都听我的声音。”(约十八37) 耶稣这话乃是对于所有存着诚实的心寻求真理的人说的,当一个人面对这样的真理,他就得作出选择;他可以接纳这真理而且追求更多认识祂,他也可以关闭自己的心门而拒绝神的真理,自绝于神的恩典之外。

 

可记得当你第一次听见福音真理的时候,你有怎样的回应?你当时有过什么痛苦的环境,而让你下定决心追寻真理?

 

当耶稣对彼拉多说:凡是属于真理的人,都听我的声音。你有没有觉得耶稣正在向他暗示:彼拉多,你可愿意听见真理?当我们听见关乎耶稣基督的真理,我们每一个人都只能选边站,而无法骑在墙头上。你可以拒绝这真理,或者你也可以继续听得更多。真理是奇妙可畏的,一个人若是属于真理,他会乐意倾听,而且被吸引来到这位真理的化身耶稣基督面前。因为祂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约十四6) 当我们年轻时,可能几次拒绝过真理,因为不了解耶稣所作之事的重要性;然而当我们年事渐长,撒但有时不得不放下遮蔽我们眼睛的帕子,这样我们就看见了福音的真光。许多正在走向灭亡的人,仍然对真理是眼瞎的。正如保罗所说:我们“却把暗昧可耻的事弃绝了;不行诡诈,不掺混神的道,反而藉着显扬真理,在神面前把自己推荐给众人的良心。如果我们的福音被蒙蔽了,那是对灭亡的人才蒙蔽的。这些不信的人被这世代的神弄瞎了他们的心眼,使他们看不见基督荣耀的福音的光;基督就是神的形象。”(林后四2-4) 彼拉多的心眼被蒙蔽了,只匆促地说了一句:真理是什么?也许他心里想着,真理是战争得胜的一方说了算。不幸的是他错过了机会进一步从耶稣口中追寻真理是什么。

 

彼拉多说他查不出耶稣有什么罪 (约十八38-40)

 

彼拉多了解他无法透过对耶稣定罪来讨好这些犹太人的领袖,因为根本找不到任何的罪证。因此他又出来见犹太人,对他们说:我查不出祂有什么罪。可是外面愈聚愈多的群众不肯接受这样的判决,这时从路加福音的记载我们看见群众极力喊叫:祂在犹太全地教导人,煽动群众,从加利利直到这里。彼拉多听见了,就问耶稣是不是加利利人。既然知道祂是从希律管辖下的加利利来的,就把祂送到希律那里;那时希律正在耶路撒冷。他的如意算盘是,让希律来作决定吧!在约翰福音书中,约翰没有记载关于此次耶稣被希律提审的任何信息,但路加福音中记载,希律看见耶稣非常欢喜,因为他曾经听过耶稣的事,早就想要见祂,希望看祂行个神迹。于是他问了耶稣许多话,但耶稣什么也不回答。祭司长和经学家站着,猛烈地控告祂。希律和他的侍卫就藐视耶稣,戏弄祂,给祂穿上华丽的衣服,把祂送回彼拉多那里。(路二十三5-12) 如今既然希律又把这个烫手的山芋摆回彼拉多手中,他该如何作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决定呢?我们看见彼拉多心中似乎有了挣扎而很想释放耶稣。当耶稣从希律处押解回来,在彼拉多院子里的人越聚越多,场面已经开始失控。彼拉多被这强烈的宗教狂热吓住了,这种情况下,任何人应该都会被吓住。

 

突然,他想到了一个好主意。他记得每年逾越节有释放一个囚犯的惯例,以彰显恩典和仁慈。他估计目前群众已经变得这么多,其中应该不会都是敌视耶稣的人,因此试着向他们提议,说:你们有个惯例,每逢逾越节,要我给你们释放一个囚犯。你们愿意我给你们释放这个犹太人的王吗?他满以为人群会同意他的提议,毕竟,仅仅几天前人们还铺下棕榈枝迎接耶稣骑着驴驹进入耶路撒冷,并且向祂高喊“‘和散那归于大卫的子孙(二十9) 所以彼拉多肯定人们会选择释放大卫的子孙,而不会要求释放一个罪犯和反叛者巴拉巴;断定那些领袖也不会想要一个像巴拉巴那样的革命人士。然而,他们却大声喊叫说:不要祂!要巴拉巴!这巴拉巴是个强盗。(约十八39-40)

 

可是祭司长和长老怂恿群众,叫他们去要求释放巴拉巴,除掉耶稣。总督问他们:“这两个人,你们要我给你们释放哪一个?”他们说:“巴拉巴!”彼拉多对他们说:“那么,我怎样处置那称为基督的耶稣呢?”他们齐声说:“把祂钉十字架!”彼拉多说:“祂作了什么恶事呢?”众人更加大声喊叫:“把祂钉十字架!把祂钉十字架!” (太二十七20-23)

 

先不去管彼拉多对于这个他意料之外的发展有多惊讶,或者他如何感受到整个事情的发展有多疯狂,已经远远超越他所能掌控的范围!让我们回过头来想象一下巴拉巴当天可能经历到的事情,巴拉巴可能就关在总督官邸警卫森严的地牢里面。那天早上他一直隐约听见有人声传来,也不晓得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当彼拉多问群众:这两个人,你们要我给你们释放哪一个?他们说:巴拉巴!他听不见中间完整的对话,但群众的喊声那么响亮,让他在地牢里清楚听见他们喊着自己的名字。心里正琢磨着到底这是什么意思时,没想到继续听见的喊声竟然是:把祂钉十字架!把祂钉十字架!心里虽然害怕,但想着自己在劫难逃并没什么好奇怪的,值得奇怪是为什么会选在今天,今天不是人们正要宰杀逾越节羊羔的日子吗?

 

让我们继续想象隔了不久以后,巴拉巴听见了狱警向他牢房走过来的声音,心里不由想着:要来的终究来了,今天就是我要死的日子了!他们一定是要来带我出去钉十字架的!圣经继续记载:彼拉多见无济于事,反会引起骚动,就拿水在群众面前洗手,说:流这人的血与我无关,你们自己负责吧。群众回答:流祂的血的责任,归在我们和我们子孙的身上吧。于是彼拉多给他们释放了巴拉巴;他把耶稣鞭打了,就交给他们钉十字架。(太二十七24-26) 当狱警把巴拉巴带到了外面的大院,他正好赶上了看见最后那一幕,耶稣被兵丁鞭打着,又有另外一个兵来到他面前,打开他身上的手铐和脚镣,并且告诉他:你被释放得自由了!他所有的指控都被撤销了。他呆呆地站在那里,目光被吸引向那位受鞭伤,混身血迹斑斑的耶稣;他知道自己长久以来从未哭过,没想到现在眼泪竟然潸潸地流了下来。群众都已散去,没有人在乎他,只有刚才打开他身上手铐和脚镣的兵拿来食物、衣服和盘缠给他,并且说他可以走了。但当他离开耶路撒冷城的时候,他一定相信,是耶稣代替他被钉在了十字架上。

 

觉得自己在哪些方面是可以与巴拉巴认同的?请在小组里面彼此分享。

 

就像巴拉巴,我们为了自己的罪本来该受公义的刑罚;照样我们也像巴拉巴,竟然可以白白地蒙恩典得赦免。耶稣取代了我们的地位,舍己身承担了我们所有人的罪刑。当我们凭着信心接受祂在十字架上已经成就的救赎大工,祂的代死就要被归算在我们属灵的账号上。想想看,如果巴拉巴被释放后又回来,说他更喜欢住在地牢里,你难道不会觉得他疯了吗?因为他若如此选择,他所得到的恩典就对他毫无益处。我们就像巴拉巴,也曾经一度被关在我们自己所造出的牢笼里面。感谢神,如今耶稣已经释放我们得自由了!今天你觉得自己比较像谁?像巴拉巴呢,或者像彼拉多?当真理来到你面前,你会像彼拉多弃之而不顾,或者你会像巴拉巴那样走出你自己的牢笼?感谢神的恩典和救赎吧,祂已经差遣耶稣基督降世为人,为了要藉着祂的死,来消灭那掌握死权的魔鬼,并且要释放那些因为怕死而终身作奴仆的人。(来二14-15)

 

祷告:感谢祢,父神,因为祢已经差遣祢的儿子耶稣基督降世为人,为了要赦免我一切的罪债。今天,我愿意邀请耶稣基督进入我的生命中,成为我的救主和我生命的主。让我不再活在罪奴的牢笼当中。阿们!

 

Pastor Keith Thomas.

Email: keiththomas7@gmail.com

Website for free bible studies: www.groupbiblestud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