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了解更多繁体中文的研究,请点击这里

24. Jesus, the Seed that Must Die

24. 一粒麦子必须死了

身问题:倘若你今天可以挑选与任何一位活在世上的人同住,你会挑谁呢?

 

上去过节作礼拜的人中,有些是希腊人。他们来到加利利的伯赛大人腓力那里,请求他说:“先生,我们想见耶稣。”腓力去告诉安得烈,安得烈就和腓力去告诉耶稣。耶稣对他们说:“人子得荣耀的时候到了!我实实在在告诉你们,一粒麦子若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如果死了,就结出许多果实来。爱惜自己生命的,就丧掉生命;在这世上恨恶自己生命的,必会保全生命到永远。如果有人服事我,就应当跟从我;我在哪里,服事我的人也会在那里;如果有人服事我,我父必尊重他。我现在心里烦乱,我应该说什么呢?说‘父啊,救我脱离这时刻’吗?然而我正是为了这个缘故来的,要面对这时刻。父啊,愿祢荣耀祢的名!”当时有声音从天上来,说:“我已经荣耀了我的名,还要再荣耀。”站在旁边的群众听见了,就说:“打雷了。”另外有人说:“有天使对祂说话。”耶稣说:“这声音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你们发出的。现在是这世界受审判的时候了,现在这世界的王要被赶出去。我若从地上被举起来,就要吸引万人归向我。”祂说这话,是指着自己将要怎样死说的。于是群众对祂说:“我们从律法上知道基督是永远常存的,祢怎么说‘人子必须被举起来’呢?这人子是谁呢?”耶稣说:“光在你们中间的时间不多了。你们应当趁着有光的时候行走,免得黑暗追上你们。在黑暗中行走的人,不知道往哪里去。你们应当趁着有光的时候信从这光,使你们成为光明的儿女。”耶稣说完了这些话,就离开他们隐藏起来。(约十二20-36)

 

寻求的心

 

耶稣身上到底有些什么特质,让祂可以那么吸引人心?有什么因素让人不管耶稣前往何处,大家都愿意跟随祂,而且为了跟祂同在,宁可舍弃一切?仔细想想这些问题。祂一点也不像我们今天那些所谓的“神医”,或自命不凡、自吹自擂的教派领袖。祂并没有应许人可以亨通、快乐,或者自我实现;事实上,正好相反,祂教导的乃是要人像祂那样舍己。尽管如此,所有国籍或者任何社会阶层的人全都被祂吸引了,而且以祂的教导为圭臬。当人们来到祂身边,他们知道自己是被接纳的。我们每个人都渴望被人接纳,也渴望认识真理。当一个人反映出这样的形象,我们就本能地受到吸引了。

 

乔治华盛顿有一次和一群同伴,骑着马来到一个急湍的渡口,在那里并没有桥梁,只能够骑马涉水而过。就当他们策马想涉水过河时,有一个人来到乔治华盛顿面前,询问乔治是否可以带着他一起过河?因为他没有马。当所有人全都平安渡到对岸,大家好奇地询问这个人,在这么多人当中,他为什么偏偏找到总统求帮助?这个人吓了一跳,忙说他根本不晓得这就是美国总统,只不过当他看着整群骑着马过来的人的脸孔时,他直觉地感受到乔治会接纳、帮助他,而不是拒绝他。

 

我们想象着人们第一眼看见耶稣的时候,你认为他们所得到最初的印象是什么?圣经在福音书里面,并没有告诉我们耶稣的身体、相貌如何。事实上,圣经指出,其实祂其貌不扬。祂的美更多是出于祂的气质,而非容貌。四本福音书里没有任何提及耶稣外貌的内容,但以色列人民却从来都被教导,不要被那些外表好看的人所迷惑。旧约的先知警告以色列人,不可以期待从外表来辨认他们的弥赛亚。在主前七百多年,先知以赛亚就已预言,说:

 

祂在耶和华面前如嫩芽生长起来,像根出于干旱之地;祂没有佳形,也没有威仪,好叫我们仰慕祂;祂也没有美貌,使我们被祂吸引。”(赛五十三2)

 

当我们读过那些曾经和耶稣相处过的人所作的见证,很明显会感受到的印象就是祂之所以吸引人,乃是祂对每个人所显露出来温暖、接纳的面容;再加上祂从心灵深处所流露出来的教导。对于每个人祂都愿意留出时间来,对于所有人的需要,祂莫不全力以赴。不管是婴孩、儿童、穷人、跛脚的、瘫痪的、痲疯的、妓女或者税吏,祂一概热情地接纳,这样,他们全都被祂吸引了。耶稣乃是神向世人所彰显出来的面容。如果恩典可以有一张脸孔,那么这脸孔就是耶稣。难怪大批的人会涌向祂,渴慕接近祂。

 

在今天我们所读的这段经文中,我们看见有些希腊人,也上耶路撒冷去过逾越节、作礼拜。他们并不是住在希腊的犹太人,而是道地的希腊外族人;远道专程前来参加犹太人的逾越节。他们来到加利利的伯赛大人腓力那里,请求他,说:“先生,我们想见耶稣。”为什么他们会找腓力呢?可能的原因是腓力乃是一个希腊名字,特别像亚历山大大帝的父亲,名字就叫作“马其顿的腓力”。这样他们想,或许腓力可以给他们特别的方便,来把他们介绍给耶稣。作为一个远道从希腊来到耶路撒冷的人,难道你不想找个机会去拜访一下主耶稣,有段时间目睹祂的音容笑貌,亲聆祂的言谈教诲么?这将是何等美妙的一件事!这些希腊人是如何被耶稣吸引的呢?是否祂在以往三年半的事奉名声,已经远远传播到希腊了呢?我想这情况是有可能的,因为甚至法利赛人也彼此说:“你们看,你们都是徒劳无功,世人都去跟随祂了!”(约十二19) 这些法利赛人说出这样的话,一定是因为他们知道有人专程从国外来,为了要寻找基督。这些希腊人说不定早已去找过祭司和法利赛人探询有关耶稣的事了。

 

约翰福音没有提到这事,然而当耶稣骑着小驴进入耶路撒冷,正式又公开地向以色列人宣告祂的弥赛亚身份时,其他三卷福音书全都记载:祂进了耶路撒冷,全城都震动起来,他们问:“这人是谁?”大家都说:“这就是那先知耶稣,是从加利利的拿撒勒来的。”后来耶稣进了圣殿,把殿里所有作买卖的人赶走,并推倒找换银钱的人的桌子,和卖鸽子的人的凳子;又对他们说:“经上记着:‘我的殿要称为万国祷告的殿。’你们竟把它弄成贼窝了。”(可十一17) 说不定这些希腊人还曾经在圣殿的外院看见了这一幕,耶稣为着神的殿大发热心,好叫圣殿可以恢复为“万国祷告的殿”,而不仅仅是犹太人的。神的心意是要叫这世上的万国万民都来寻求祂。
 

哪些东西让你被吸引来亲近主耶稣的?是因为你的生命中有了什么特别的需要吗?或者是因为圣经中启示出来祂性格的美妙可爱?请彼此分享你是如何对祂产生兴趣的?

 

不管你认为是出于什么因素你被吸引来亲近主耶稣,要知道这都是神在你里面工作的结果,因为圣经中耶稣说:

 

如果不是差我来的父吸引人,就没有人能到我这里来;到我这里来的,在末日我要使他复活。”(约六44)

 

神会使用你我生命中的任何事物,来把我们吸引到主耶稣基督那里,就像今天这段经文中,祂在这些希腊人身上所作的事。这里值得特别注意的就是:当腓力去告诉安得烈,而安得烈和腓力去把希腊人的请求告诉耶稣时,耶稣就把这个请求,看如是祂一直在等候着的从父神来的信号。知道时候终于到了,祂必须勇敢地拥抱父神所交托给祂的命定,透过十字架上的苦难,来成就极大无比的荣耀。因此祂对安得烈和腓力说:“人子得荣耀的时候到了!”在祂以往三年半的事奉过程中,至少有两次祂明确地谈到,祂一直在等候着的一个特别的时刻。这不是一个字面上的时刻而已,而是一段真实的时间,是祂在其中要透过某个特别的行动来大大荣耀父神的。当祂的母亲在加利利迦拿的婚筵上请求祂的干预,告诉祂说:“他们没有酒了。”耶稣的回答提到了关于祂的时刻的问题,说:

 

母亲,我跟你有什么关系呢?我的时候还没有到。”(约二4)

 

另外还有一次,当耶稣在圣殿里教导人的时候,祭司长和法利赛人设法想要逮捕祂,因为祂清楚告诉他们,祂是父神所差来的;然而因着某种唯有父神才知道的理由,却没有人下手捉拿祂。圣经如此记载:

 

耶稣大声说,你们以为认识我,也知道我从哪里来,其实我不是凭着自己的意思来的;但那差我来的是真实的,你们却不认识祂。然而我认识祂,因为我从祂那里来,也是祂差我来的。于是他们想逮捕祂,只是没有人下手,因为祂的时候还没有到。(约七28-30)

 

耶稣非常有可能接见了这些希腊人,可是约翰并没有告诉我们。他想要透过这件事向我们表明的乃是,当外族人也像犹太人一样起来寻求祂的时候,耶稣就知道时机已到,祂必须藉着最后这个顺服的行动,来荣耀父神的名。这个最后的顺服行动是什么呢?耶稣如此宣告:

 

我实实在在告诉你们,一粒麦子若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如果死了,就结出许多果实来。”(约十二24)

 

24节这句经文里面,耶稣只是谈到祂自己吗?或者祂也谈到我们每一个人?当祂说到“一粒麦子必须先落在地里,然后才死了”的时候,祂的意思是什么呢?

 

耶稣所作的每一件事情,都是要为那些跟随祂的人作好榜样。当我们想到一粒麦子落在地里的时候,很自然就会联想到耶稣可能会藉此教导我们活出一个谦卑的生命,明白若要得到高升,我们必须先学会降卑。祂带给我们的榜样就是,当仇敌处于一个凌驾于我们之上的地位时,那么神的道路就是不自己去寻求逃避或者报复,反过来却要全然顺服于神的安排,并且愿意向自己死。神预备赐给教会的生命,乃是透过主耶稣而以种子的形态赐下来的。祂这种子落在地里的意思是说,主耶稣背负着你和我的罪,随着自己整个一起钉死在十字架上。如果耶稣没有死在十字架上,祂的生命只是属于祂自己的,与你我无关。然而,可能会有人问:“为什么耶稣基督必须经历这么残酷、暴力的死亡呢?难道神为了祂的儿子,不能计划出一个比较容易一点的死亡吗?”我相信这问题的答案如下:唯有透过如此残酷、暴力的死亡,才能够把罪真正恶毒的本质彻底揭露出来。有个传道者如此说:“如果耶稣只是在床上自然死,或者病死或者意外车祸死;那么,祂能够透过这样的死曝露出撒但的一切无法无天、罪大恶极吗?”人类一生中的大悲剧就是,我们根本认识不到罪真正恶毒的本性。神的计划乃是要叫耶稣基督的死,成为所有相信耶稣基督之死就是他们之死的人的替代物。这样,所有相信基督的人,就可以出死入生了;因为耶稣不仅能够进入死亡,祂还可以胜过死亡而复活;这样,就要叫所有和祂一起死亡的人,也可以随着祂一起复活过来了。历史上,还有另外的一个例子可以说明这种替代的合法性:

 

在英、法战争期间,发生了一个比较特别的案例。那时在法国,他们透过一套抽签的系统征兵入伍。当某个人的名字被抽中了,他就必须去当兵上前线打战。有一次兵役局的人找到了某个人,说他被选中了,必须去当兵,他不相信这事,而且拒绝入伍。他的理由是:“我已经于两年前入过伍,而且已经战死了。”起初兵役局的人怀疑他有点神经病,然而他一直坚持自己所说的是真话,并且宣称只要到军队的档案库中查核,必定会证实他已经在战场中阵亡了。兵役局的人百思不解地问他:“这事怎么可能呢?你看,你现在不是活着吗?”于是他解释当时实际所发生的事,说:“当两年多前他的名字被抽中的时候,他有一个密友前来告诉他,说:‘你必须照顾一个很大的家庭,可是我尚未结婚并无家累;不如我使用你的名字和地址,代替你去打仗吧。’”这事从军队档案库中的资料果然得到证实了。这件相当特别的案例最后呈报到拿破仑面前,而拿破仑的裁决是,国家再也没有法定的权柄,征召这人服兵役。所以这个人就得自由了,因为已经有别人代替他死了。(1:《圣经真道1500个例证》,迈克尔格林编辑,贝克书房出版,第360页。)

 

在神的眼中看来,当耶稣基督死了,祂就是代替你死了;要将你从撒但因着你犯罪而拥有的法定权柄底下释放出来。基督替代你而死,也同时是为你而死。神看待耶稣之替代你,如同那个人的朋友替代那个人上战场一样具有法定的效力。当耶稣基督死了,神看你也就一样地死了。

 

你们若与基督一同死了,脱离了世俗的言论,为什么仍然好像活在世俗中一样,拘守那‘不可摸、不可尝、不可触’的规条呢?”(西二20)

 

所以,你们既然与基督一同复活,就应当寻求天上的事,那里有基督坐在神的右边。你们要思念的,是天上的事,不是地上的事。因为你们已经死了,你们的生命与基督一同隐藏在神里面。基督就是你们的生命,祂显现的时候,你们也要和祂一同在荣耀里显现。”(西三1-3)

 

一粒麦子落在地里,让我们更深一层来思考会发生的事情。地里的黑暗、时间以及土壤中的环境,会开始对这种子工作,以致于种子的外壳裂开,同时蕴藏于种子里面的生命,也开始生根发芽,并且成长为一棵植物,直到长大成熟,重新结出许多子粒来。主耶稣透过祂的死、埋藏和复活,就是要来将祂里面的生命赐给我们。我们全都从人类共同的祖先亚当,得到了目前这个肉体的生命;然而基督来到世界是要赐给我们神自己的生命,当我们全心的信靠祂、依赖祂,这生命就赐给我们了;当我们相信,我们的罪就被洗洁净,藉着圣灵的洗,我们进入基督里面,成为祂的肢体。所有重生得救的人透过信心而与基督连结起来,有神的生命、神的灵住在他们里面,而且彼此结合在一起,成为基督的身体。

 

耶稣使用另外一个比喻来阐释这种信徒与基督之间的连结,说:“你们要住在我里面,我也就住在你们里面。枝子若不连在葡萄树上,自己就不能结果子;你们若不住在我里面,也是这样。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住在我里面的,我也住在他里面,他就结出很多果子;因为离开了我,你们就不能作什么。”(约十五4-5) 这里关键的问题就是我们这些作枝子的,必须连结在耶稣基督这葡萄树上。保罗谈到这个奥祕在长久的世代里,一直从犹太人的心思中被隐藏起来。可是如今,透过使徒和初代教会,就是领受神的生命、从五旬节开始诞生的新种子,神拣选他们来向世人启示,基督期待住在由所有世人所组合而成的圣殿之中,甚至也包括那些全心寻求祂的外邦人。保罗说:“你们不知道你们的身体就是那位住在你们里面的圣灵的殿吗?这圣灵是你们从神那里领受的。你们不是属于自己的。”(林前六19) 司提反在激情中宣告:“其实至高者并不住人手所造石头的殿,正如先知所说:‘主说:天是我的宝座,地是我的脚凳,你们要为我建造怎样的殿呢?哪里是我安息的地方呢?这一切不都是我手所造的吗?’”(徒七48-50) 祂真正中意的,乃是住在祂那甘心向祂屈膝、全心跟随祂的众儿女心灵的殿中。保罗又说:

 

现在这奥祕已经向祂的众圣徒显明了。神愿意使他们知道这奥祕在外族人中有多么荣耀的丰盛,这奥祕就是基督在你们里面成了荣耀的盼望。”(西一26-27)

 

罗称呼那基督在我们里面的奥祕为“荣耀的丰盛”,也确知这是必要成就的“荣耀的盼望”。我们该如何更多地去经历这真理的实际呢?

 

背起自己十字架的呼召

 

约翰在此想要传递给我们的主要思想就是,耶稣基督乃是“一粒麦子”,祂要把属天的新生命带给一切接待祂的人。同样,所有属于耶稣基督的人,也要向自己死,以便基督可以在我们里面,并且透过我们活着,就像一粒麦子落在地里,外壳必须裂开而向自己死了,好叫基督在我们里面所隐藏的生命,可以流出去给别人。这样,保罗说明:

 

我们身上常常带着耶稣的死,好让耶稣的生也在我们的身上显明出来。”(林后四10)

 

当我们牢牢地抓住自己的生命,只追求自己的舒适、享乐、安逸,那么我们几乎不可能为基督结出什么果子。要让我们这一生得以被效法、并且传承给年轻的一代,我们必须主动地背起自己的十字架,好叫基督的生命可以透过我们彰显出来。你无法背起你家人的十字架,甚至也无法背起你配偶的十字架。我们每个人必须自己决定,要让我们的生命可以结出多少果子的程度。那些有了配偶、甚至儿女的人,必须和自己的配偶和儿女,一起决定你的生命所要作出牺牲的程度。在我和妻子珊蒂结婚之前,我和她一起坐下来并且清楚告诉她,神摆在我心里要我这一生必须去作的事情。自从1980年我们的婚礼,我们就对要如何过这一生达成了共识。我告诉她会有艰难、穷困和患难,然而我也应许她一生对她的忠贞和信实。背起自己的十字架,并且让自己的一生为基督结满果子的呼召诚然不易;然而这岂不是我们蒙召作主耶稣门徒的本意么?在马可福音书里面,耶稣已经清楚地向我们陈明:

 

耶稣把众人和门徒都叫过来,对他们说:“如果有人愿意跟从我,就应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可八34)

 

耶稣呼召祂的教会去背起的十字架,就是必须向自己死的呼召。作家格兰特奥斯本如此说:

 

背起自己的十字架”对于罗马士兵而言,意义十分简单、清楚明白。当他们要耶稣或者任何人背起自己的十字架,前往受刑之处时,意思只有一个,那就是:“你已经死了!”因此,背起自己的十字架意思就是对于这世界上的一切事物,算自己是死的。耶稣说这样的人,“必会保全生命到永远。”(约十二25) 门徒们必须成为他们老师耶稣的样式,死亡乃是通往生命之路。(2:《约翰福音注释》,格兰特奥斯本,丁道尔出版社,第185页。)

 

让我们回到约翰福音书中,我们正在思考的这段经文。耶稣继续把自己心中所想到的,告诉祂的门徒,说:

 

爱惜自己生命的,就丧掉它;在这世上恨恶自己生命的,必会保全生命到永远。如果有人服事我,就应当跟从我;我在哪里,服事我的人也会在那里;如果有人服事我,我父必尊重他。”(约十二25-26)

 

在上面这段经文中,用粗体字标示出来的两个“生命”,其希腊字是psyche,意思就是我们这个属肉体的生命,或一个人自我的生命。耶稣是说,如果你爱惜的是这世上你自我的生命,你的心态只是为要取悦自己,取得自我成就、实现自我满足等等自私自利的目标;那么当你来到耶稣基督的十字架之前认罪悔改的时候,首先必须破碎的,就是这样的心态。我们看见并且效法基督的榜样,就将引领我们胜过这个撒但权势之下的世界体系;这个体系正是我们的主耶稣和祂所有的门徒,奋力与之拼搏、争战的:

 

时值1977年夏末,罗马尼亚处于共产政权统治之下;一位浸信会的牧师,彷彿像是个临终的人,安排、交代好自己的一切俗务。在妻子以利沙伯的鼓励之下,托约瑟牧师抱着一个殉道者的心情,前往某个指定的旅馆赴约。他必须去见某个秘密警察头子,那人曾经誓言要完成他的前任头子未能完成的工作:停止托约瑟牧师的传福音工作,而作为交换的条件就是他可以得到一份优渥、清闲的俗世职务。倘若托约瑟牧师胆敢抗命,他至少必须蹲几年监狱,甚至也有可能立即被枪决。托约瑟牧师和那个秘密警察头子见面后,毫不犹豫勇敢地拒绝了这秘密警察头子的一切安排。托约瑟牧师追述他和那个秘密警察头子见面之后的故事:

 

我告诉那个人,说:“如今我已经预备好面对死亡。你说过你要结束我作为传道人的生涯。可是我求问我的神,祂却说我必须继续我传道人的生涯。所以显然我不得不让你们两位中的一位生气,我的决定是宁可让你生气,而非让我的神生气。然而我也明白你一定受不了我如此的抗命,所以你总会设法杀死我,我愿意接受你任何的裁决。因此我已经安排好自己的后事,预备好随时面对死亡。至于我一息尚存的日子,只要活着一天,我必定传道一天。”

 

那个秘密警察头子听完了托约瑟牧师果断的告白之后,完全出乎托约瑟牧师的意料之外,竟然也作出一个非常果断的回应,说:“你继续去传你的福音吧!你既然预备好为着传你的福音而死,那么你理应配得继续去传福音。”这样,一共有四年之久,直到他们把托约瑟牧师放逐出国,他可以一直不受任何干扰地自由传讲神的道。因为那个位高权重的秘密警察头子,作成了一个决定:托约瑟牧师配得继续去传福音,因为他已经预备好为着福音而死。而在这之前,从1970年代开始,他在罗马尼亚已经多次进出监狱。罪名就是他是个基督教的牧师。每次在监狱里,他总得经历好几个星期的审讯、毒打以及无尽的折磨与恫吓。他回忆说:

 

当那些秘密警察威胁要杀死我,随时将我枪毙的时候,我笑着回答他们,说:‘难道你们不知道,当你们杀死我,就等于送我进入荣耀里去吗?进入荣耀怎能吓到我呢?’当我经历愈多的患难,愈多的麻烦,我就会得到愈多的荣耀。因此,我何必要请求他们,说:‘别再找我麻烦了。’因为当我麻烦愈多,我在天上的荣耀就愈大。”在一次特别残酷、悲惨的刑讯中,托约瑟牧师坦率地告诉那些折磨他的人,说:“我身上溅出的每一滴鲜血,都将会浇灌耶稣基督福音的成长。”托约瑟牧师所学到的“受苦神学”中,有一个重要的部分就是:苦难永远不是一种意外,苦难乃是神建造祂教会的主权计划中的一部分。

 

他说,我这样告诉那些审讯者:“你们要知道,你们最大的武器就是杀人;可是,我最大的武器就是天天死。让我告诉你们实际会发生的情况吧:你们知道我讲道的录音带早已遍布全国,当你们把我杀死了,你们就等于将我的鲜血洒在我的录音带上。每一个手边有我录音带的人,就会重新拿起我的录音带来,说:‘我要好好再听听这录音带,因为这个人为着他所传讲的被杀死了。’这样,在你们杀死我之后,我所讲的道就要发出十倍大的声音,因为你们将我杀死了。事实上,因为你们将我杀死了,我就可以为神征服整个罗马尼亚。所以你们尽管动手吧,快快将我杀死好了!”“为主耶稣而死,永远不是一种意外,也绝对不是一个悲剧。这乃是我们工作当中的一部分,也是我们事奉中的一部分。事实上,为主而死更是我们讲道的最伟大方式。”

 

托约瑟牧师认为基督徒的受苦有两个主要的理由:第一,为福音作见证;第二,让基督的教会得以完全。他说,他被一位英国神学家教导的真理大大鼓励:基督的十字架是为了赎人的罪;但是每一个基督徒蒙召背起自己的十字架,是为了叫福音得以广传。

 

1977年到1981年,神给托约瑟牧师四年额外的时间,可以不受任何干扰地自由传讲神的道,直到他被放逐出罗马尼亚。之后,从1982年开始,他成为罗马尼亚宣教会的主席,而且又作了罗马尼亚布拉索夫地区浸信教会的牧师。自从1989年开始罗马尼亚就向福音开放了。如果你想更详细知道有关罗马尼亚教会的复兴和更新,请查阅下面这个网站:http://www.persecution.com/public/40years.aspx

 

之后面对着愈来愈逼近的十字架苦难,耶稣描述自己内心的挣扎和感受,说:

 

我现在心里烦乱,我应该说什么呢?说‘父啊,救我脱离这时刻’吗?然而我正是为了这个缘故来的,要面对这时刻。父啊,愿祢荣耀祢的名!”(约十二27-28)

 

让我们想象一下当时会是怎样一种情况:当耶稣说话的时候,有声音从天上来。耶稣向群众解释说,这是为了他们的益处才发出的。父神要叫所有人确实知道,祂即将荣耀祂的儿子耶稣基督,马上就是了。之后,耶稣清楚告诉他们:“光在你们中间的时间不多了。你们应当趁着有光的时候行走,免得黑暗追上你们。在黑暗中行走的人,不知道往哪里去。你们应当趁着有光的时候信从这光,使你们成为光明的儿女。”耶稣知道自己即将离开他们,所以要他们趁着有光在他们中间的时候相信光,希望他们及早成为光明的儿女。耶稣在这里所顾念的,就是祂将要遗留在这世界上的门徒。圣经继续记载:“耶稣说完了这些话,就离开他们隐藏起来。”意思是说,祂知道祂的时间快要到了,祂要珍惜剩下来的一点点时间,来预备好自己面对即将临到的苦难;同时也多花点时间与父神和门徒相处。而当祂把自己的身体交出去的时候,祂不得不将自己所带出来、这群光明的儿女留在后面。时至今日,我们确实已经看见主耶稣因着复活得荣耀了,正如父神所说的。我们这群祂留在后面的光明儿女,当我们愿意在世上的日子有份于祂的患难,我们也必定可以分享祂的荣耀。有些人会承受更多的苦难,相信他们也必定得到更大的荣耀。

 

祷告:父神,我求祢让我们这些光明的儿女,得以在这黑暗的世界有如明光照耀。让这世界上的人,每次看见我们如何在自己的生命中活出祢的恩典,他们就可以更加清楚看见祢的荣面。求祢让我们可以被成功地模成耶稣基督的心态和样式,好叫我们的生命中充分地流露出基督温柔、谦卑的性格;得以让我们在日常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能荣耀祢的圣名。阿们。

 

Pastor Keith Thomas.

Email: keiththomas7@gmail.com

Website for free bible studies: www.groupbiblestud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