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了解更多繁體中文的研究,請點擊這裡

print.png

24. Jesus, the Seed that Must Die

24. 一粒麦子必须死了

暖身問題:倘若你今天可以挑選與任何一位活在世上的人住,你會挑誰呢?

 

上去過節作禮拜的人中,有些是希臘人。他們來到加利利的伯賽大人腓力那裡,請求他說:「先生,我們想見耶穌。」腓力去告訴安得烈,安得烈就和腓力去告訴耶穌。耶穌對他們說:「人子得榮耀的時候到了!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一粒麥子若不落在地裡死了,仍舊是一粒;如果死了,就結出許多果實來。愛惜自己生命的,就喪掉生命;在這世上恨惡自己生命的,必會保全生命到永遠。如果有人服事我,就應當跟從我;我在哪裡,服事我的人也會在那裡;如果有人服事我,我父必尊重他。我現在心裡煩亂,我應該說甚麼呢?說『父啊,救我脫離這時刻』嗎?然而我正是為了這個緣故來的,要面對這時刻。父啊,願祢榮耀祢的名!」當時有聲音從天上來,說:「我已經榮耀了我的名,還要再榮耀。」站在旁邊的群眾聽見了,就說:「打雷了。」另外有人說:「有天使對祂說話。」耶穌說:「這聲音不是為了我,而是為了你們發出的。現在是這世界受審判的時候了,現在這世界的王要被趕出去。我若從地上被舉起來,就要吸引萬人歸向我。」祂說這話,是指著自己將要怎樣死說的。於是群眾對祂說:「我們從律法上知道基督是永遠常存的,祢怎麼說『人子必須被舉起來』呢?這人子是誰呢?」耶穌說:「光在你們中間的時間不多了。你們應當趁著有光的時候行走,免得黑暗追上你們。在黑暗中行走的人,不知道往哪裡去。你們應當趁著有光的時候信從這光,使你們成為光明的兒女。」耶穌說完了這些話,就離開他們隱藏起來。(約十二20-36)

 
尋求的心

 
耶穌身上到底有些甚麼特質,讓祂可以那麼吸引人心?有甚麼因素讓人不管耶穌前往何處,大家都願意跟隨祂,而且為了跟祂同在,寧可捨棄一切?仔細想想這些問題。祂一點也不像我們今天那些所謂的「神醫」,或自命不凡、自吹自擂的教派領袖。祂並沒有應許人可以亨通、快樂,或者自我現;事實上,正好相反,祂教導的乃是要人像祂那樣捨己。儘管如此,所有國籍或者任何社會階層的人全都被祂吸引了,而且以祂的教導為圭臬。當人們來到祂身邊,他們知道自己是被接納的。我們每個人都渴望被人接納,也渴望認識真理。當一個人反映出這樣的形象,我們就本能地受到吸引了。

 
喬治.華盛頓有一和一群同伴著馬來到一個急湍的渡口,在那裡並沒有橋樑,只能夠騎馬涉水而過。就他們策馬想涉水過河,有一人來到喬治.華盛頓面前,詢問喬治是否可以帶著他一過河?因為他沒有馬。所有人全都平安渡到對岸,大家好奇地詢問這人,在這麼多人中,他為甚麼偏偏找到總統求幫助?這人嚇了一跳,忙說他根本不曉得這就是美國總統,只不過當整群騎著馬過來的人的臉孔,他直覺感受到喬治會接納、幫助他,而是拒絕他。

 
我們想像著人們第一眼看見耶穌的時候,你認為他們所得到最初的印象是甚麼?聖經在福音書裡面,並沒有告訴我們耶穌的身體、相貌如何。事實上,聖經指出,其實祂其貌不揚。祂的美更多是出於祂的氣質,而非容貌。四本福音書裡沒有任何提及耶穌外貌的內容,但以色列人民卻從來都被教導,不要被那些外表好看的人所迷惑。舊約的先知警告以色列人,不可以期待從外表來辨認他們的彌賽亞。在主前七百多年,先知以賽亞就已預言,說:

 
「祂在耶和華面前如嫩芽生長起來,像根出於乾旱之地;祂沒有佳形,也沒有威儀,好叫我們仰慕祂;祂也沒有美貌,使我們被祂吸引。」(賽五十三2)

 
我們讀過那些曾經和耶穌相處過的人所作的見証,很明顯會感受到的印象就是之所以吸人,乃是對每人所顯露出來溫暖、接納的容;加上祂從心靈深處所流露出來的教導。對於每願意留間來,對於所有人的需要,莫不全力以赴。不管是嬰孩、兒童、窮人、跛腳的、癱瘓的、痲瘋的、妓女或者稅吏,一概熱情地接納,這樣,他們全都被了。耶穌乃是神向世人所彰顯出來的容。如果恩典可以有一張臉孔,那麼這臉孔就是耶穌。難怪大批的人會湧向,渴慕接近

 
在今天我們所讀的這段經文中,我們看見有些希臘人,也上耶路撒冷去過逾越節、作禮拜。他們並不是住在希臘的猶太人,而是道地的希臘外族人;遠道專程前來參加猶太人的逾越節。他們來到加利利的伯賽大人腓力那裡,請求他,說:「先生,我們想見耶穌。」為甚麼他們會找腓力呢?可能的原因是腓力乃是一個希臘名字,特別像亞歷山大大帝的父親,名字就叫作「馬其頓的腓力」。這樣他們想,或許腓力可以給他們特別的方便,來把他們介紹給耶穌。作為一個遠道從希臘來到耶路撒冷的人,難道你不想找個機會去拜訪一下主耶穌,有段間目睹的音容笑貌,親聆的言談教誨麼?這將是何等美妙的一件事希臘人是如何被耶穌吸?是否在以往三年半的事奉名,已經遠遠傳播到希臘了?我想這情況是有可的,因為甚至法利賽人也彼此說:「你們看,你們都是徒勞無功,世人都去跟隨祂了!」(約十二19)法利賽人說出這樣的話,一定是因為他們知道有人專程從國外來,為了要尋找基督。這希臘人說不定早已去找過祭司和法利賽人探詢有關耶穌的事了。

 
約翰福音沒有提到這事,然而當耶穌騎著小驢進入耶路撒冷,正式又公開地向以色列人宣告祂的彌賽亞身時,其他三卷福音書全都記載:祂進了耶路撒冷,全城都震動起來,他們問:「這人是誰?」大家都說:「這就是那先知耶穌,是從加利利的拿撒勒來的。」後來耶穌進了聖殿,把殿裡所有作買賣的人趕走,並推倒找換銀錢的人的桌子,和賣鴿子的人的凳子;又對他們說:「經上記著:『我的殿要稱為萬國禱告的殿。』你們竟把它弄成賊窩了。」(可十一17) 說不定這些希臘人還曾經在聖殿的外院看見了這一幕,耶穌為著神的殿大發熱心,好叫聖殿可以恢復為「萬國禱告的殿」,而不僅僅是猶太人的。神的心意是要叫這世上的萬國萬民都來尋求祂。

 

是哪些東西讓你被吸引來親近主耶穌的?是因為你的生命中有了甚麼特別的需要?或者是因為聖經中啟示出來性格的美妙可愛?請彼此分享你是如何對產生興趣的?

 

不管你認為是出於甚麼因素你被吸引來親近主耶穌,要知道這都是神在你裡面工作的結果,因為聖經中耶穌說:

 
「如果不是差我來的父吸引人,就沒有人能到我這裡來;到我這裡來的,在末日我要使他復活。」(約六44)

 
神會使用你我生命中的任何事物,來把我們吸到主耶穌基督那裡,就像今天這段經文中,在這希臘人身上所作的事。這裡值特別注意的就是:腓力去告訴安得烈,而安得烈和腓力去把希臘人的請求告訴耶穌時,耶穌就把這個請求,看如祂一直等候著的從神來的信號。知道時候終於到了,祂必須勇敢地擁抱神所交託給的命定,透過十字架上的苦難,來成就大無比的榮耀。因此對安得烈和腓力說:「人子得榮耀的時候到了!」在祂以往三年半的事奉過程中,至少有兩次祂明確地談到,祂一直在等候著的一個特別的時刻。這不是一個字面上的時刻而已,而是一段真實的時間,是祂在其中透過某個特別的行動來大大榮耀父神的。當祂的母親在加利利迦拿的婚筵上請求祂的干預,告訴祂說:「他們沒有酒了。」耶穌回答提到了關於祂的時刻的問題,說:

 
「母親,我跟有甚麼關係呢?我的時候還沒有到。」(約二4)

 
另外還有一耶穌在聖殿裡教導人的時候,祭司長和法利賽人設法想要逮捕,因為祂清楚告訴他們,神所差來的;然而因著某種唯有神才知道的理由,卻沒有人下手捉拿。聖經如此記載:

 
耶穌大聲說,你們以為認識我,也知道我從哪裡來,其實我不是憑著自己的意思來的;但那差我來的是真實的,你們卻不認識祂。然而我認識祂,因為我從祂那裡來,也是祂差我來的。於是他們想逮捕祂,只是沒有人下手,因為祂的時候還沒有到。(約七28-30)

 
耶穌非常有可能接見了這些希臘人,可是約翰並沒有告訴我們。他想要透過這件事向我們表明的乃是,當外族人也像猶太人一樣起來尋求祂的時候,耶穌就知道時機已到,祂必須藉著最後這個順服的行動,來榮耀父神的名。這個最後的順服行動是甚麼呢?耶穌如此宣告:

 
「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一粒麥子若不落在地裡死了,仍舊是一粒;如果死了,就結出許多果實來。」(約十二24)

 

在第24節這句經文裡面,耶穌只是談到祂自己嗎?或者也談到我們每一人?當祂說到一粒麥子必須先落在地裡,然後才死了時候意思是甚麼呢?

 

耶穌所作的每一件事情,都是要為那些跟隨祂的人作好榜樣。當我們想到一粒麥子落在地裡的時候,很自然就會聯想到耶穌可能會藉此教導我們活出一個謙卑的生命,明白若要得到高昇,我們必須先學會降卑。祂帶給我們的榜樣就是,當仇敵處於一個凌駕於我們之上的地位時,那麼神的道路就是不自己去尋求逃避或者報復,反過來卻要全然順服於神的安排,並且願意向自己死。神預備賜給會的生命,乃是透過主耶穌而以種子的形態下來的這種子落在地裡的意思是說,主耶穌背負著你和我的罪,隨著自己整個釘死在十字架上。如果耶穌沒有死在十字架上,的生命只是屬於祂自己的,與你我無關。然而,可會有人問:為甚麼耶穌基督必須經歷這麼殘酷暴力的死亡?難道神為了的兒子,不能計劃出個比較容易一點的死亡我相信這問題的答案如下:唯有透過如此殘酷暴力的死亡,才能夠把罪真正惡毒的本質底揭露出來。有個傳道者如此說:如果耶穌只是在床上自然死,或者病死或者意外車禍死;那麼,祂能夠透過這樣的死曝露出撒但的一切無法無天、罪大惡極嗎人類一生中的大悲劇就是,我們根本認識不到罪真正惡毒的本性。神的計劃乃是要叫耶穌基督的死,成為所有相信耶穌基督之死就是他們之死的人的替代物。這樣,所有相信基督的人,就可以出死入生了;因為耶穌不僅能夠進入死亡,還可以勝過死亡而復活;這樣,就要叫所有和死亡的人,也可以隨著復活過來了。歷史上,還有另外的一個例子可以說明這種替代的合法性:

 
在英、法戰爭期間,發生了一個比較特別的案例。那時在法國,他們透過一套抽籤的系統徵兵入伍。當某個人的名字被抽中了,他就必須去當兵上前線打戰。有一次兵役局的人找到了某個人,說他被選中了,必須去當兵,他不相信這事,而且拒絕入伍。他的理由是:「我已經於兩年前入過伍,而且已經戰死了。」起初兵役局的人懷疑他有點神經病,然而他一直堅持自己所說的是真話,並且宣稱只要到軍隊的檔案庫中查核,必定會証實他已經在戰場中陣亡了。兵役局的人百不解地問他:這事怎麼可能呢?你看,你現在不是活著於是他解釋當時實際所發生的事,說:當兩年多前他的名字被中的時候,他有一個密友前來告訴他,說:必須照顧一個很大的家庭,可是我尚未結婚並無家累;不使用你的名字和地址,代替你去打仗』」這事從軍隊檔案庫中的資料果然到証實了。這件相特別的例最後呈報到拿破崙面前,而拿破崙的裁決是,國家也沒有法定的權柄,徵召這人服兵役。所以這個人就得自由了,因為已經有別人代替他死了。(註1:《聖經真道1500個例証》,邁克爾ž格林編輯,貝克書房出版,第360頁。)

 
在神的眼中看來,當耶穌基督死了,祂就是代替你死了;要將你從撒但因著你犯罪而擁有的法定權柄底下釋放出來。基督替代你而死,也同時是為你死。神看待耶穌之替代你,如同那個人的朋友替代那個人上戰場一樣具有法定的效力。當耶穌基督死了,神看你也就一樣死了。

 
「你們若與基督一同死了,脫離了世俗的言論,為甚麼仍然好像活在世俗中一樣,拘守那『不可摸、不可嘗、不可觸』的規條呢?」(西二20)

 
「所以,你們既然與基督一同復活,就應當尋求天上的事,那裡有基督坐在神的右邊。你們要思念的,是天上的事,不是地上的事。因為你們已經死了,你們的生命與基督一同隱藏在神裡面。基督就是你們的生命,祂顯現的時候,你們也要和祂一同在榮耀裡顯現。」(西三1-3)

 
一粒麥子落在地裡,讓我們更深一層來考會發生事情。地裡的黑暗間以及土壤中的環境,會開始對這種子工作,以致於種子的外殼裂開,同時蘊藏於種子裡面的生命,也開始生根發芽,並且成長為一植物,到長大成熟,重結出許多子粒來。主耶穌透過祂的死、埋藏和復活,就是要來將裡面的生命賜給我們。我們全都從人類共同的祖先亞當,得到了目前這個肉體的生命;然而基督來到世界是要賜給我們神自己的生命,當我們全心的信靠祂、依賴祂,這生命就賜給我們了;當我們相信,我們的罪就被洗潔淨,藉著聖靈的洗,我們進入基督裡面,成為祂的肢體。所有重生得救的人透過信心而與基督連結起來,有神的生命、神的靈住在他們裡面,而且彼此結合在一起,成為基督的身體。

 
耶穌使用另外一個比喻闡釋這種信徒與基督之間的連結,說:你們要住在我裡面,我也就住在你們裡面。枝子若不連在葡萄樹上,自己就不能結果子;你們若不住在我裡面,也是這樣。我是葡萄樹,你們是枝子。住在我裡面的,我也住在他裡面,他就結出很多果子;因為離開了我,你們就不能作甚麼。(約十五4-5) 這裡關鍵的問題就是我們這作枝子的,必須連結在耶穌基督這葡萄樹上。保羅談到這個奧祕在長久的世裡,一直從猶太人的心中被隱藏來。可是今,透過使徒和初代教會,就是領受神的生命、五旬節開始誕生種子,神揀選他們來向世人啟示基督期待住在由所有世人所組合而成的聖殿之中,甚至也包括那些全心尋求祂的外邦人。保羅說:「你們不知道你們的身體就是那位住在你們裡面的聖靈的殿嗎?這聖靈是你們從神那裡領受的。你們不是屬於自己的。」(林前六19) 司提反在激情中宣告:「其實至高者並不住人手所造石頭的殿,正如先知所說:『主說:天是我的寶座,地是我的腳凳,你們要為我建造怎樣的殿呢?哪裡是我安息的地方呢?這一切不都是我手所造的嗎?』」(徒七48-50) 祂真正中意的,乃是住在祂那甘心向祂屈膝、全心跟隨祂的眾兒女心靈的殿中。保羅又說:

 
「現在這奧祕已經向祂的眾聖徒顯明了。神願意使他們知道這奧祕在外族人中有多麼榮耀的豐盛,這奧祕就是基督在你們裡面成了榮耀的盼望。」(西一26-27)

 

保羅稱呼那基督在我們裡面的奧祕為榮耀的豐盛,也確知這是必要成就的榮耀的盼望我們如何更多地去經歷這真理的實際

 

背起自己十字架的呼召

 
約翰在此想要傳遞給我們的主要思想就是,耶穌基督乃是「一粒麥子」,祂要把屬天的新生命帶給一切接待祂的人。同樣,所有屬於耶穌基督的人,也要向自己死,以便基督可以在我們裡面,並且透過我們活著就像一粒麥子落在地裡,外殼必須裂開而向自己死了,好叫基督在我們裡面所隱藏的生命,可以流出去給別人。這樣,保羅說明:

 
「我們身上常常帶著耶穌的死,好讓耶穌的生也在我們的身上顯明出來。」(林後四10)

 
我們牢牢地抓住自己的生命,只追求自己舒適、享樂、安逸,那麼我們幾乎不可為基督結出甚麼果子。要讓我們這一生以被效法、並且傳承給年輕的一,我們必須背起自己的十字架,好叫基督的生命可以透過我們彰顯出來。你無法背起你家人的十字架,甚至也無法背起配偶的十字架。我們每必須自己決定,要讓我們的生命可以結出多少果子的程度。那有了配偶、甚至兒女的人,必須自己配偶和兒女,一起決定你的生命所要作出犧牲的程度。在我和珊蒂結婚之前,我和她一下來並且清楚告訴她,神擺在我心要我這一生必須去作的事情。自從1980年我們的婚禮,我們就對要如何過這一生達成了共識。我告訴她會有艱難、窮困和患難,然而我也應許她一生對她的忠貞和信實。背起自己的十字架,並且讓自己的一生為基督結滿果子的呼召誠然不易;然而這豈是我們蒙召作主耶穌門徒的本麼?在馬可福音書裡面,耶穌已經清楚地向我們陳明:

 
耶穌把眾人和門徒都叫過來,對他們說:「如果有人願意跟從我,就應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可八34)

 
耶穌呼召會去背起的十字架,就是必須自己死的呼召。作家格蘭特ž奧斯本如此說:

 
背起自己的十字架對於羅馬士兵意義十分簡單、清楚明白。他們要耶穌或者任何人背起自己的十字架,前往受刑之處意思只有一個,那就是:你已經死了因此,背起自己的十字架意思就是對於這世界上的一切事物,算自己是死的。耶穌說這樣的人,必會保全生命到永遠。(約十二25) 門徒們必須成為他們老師耶穌的樣式,死亡乃是通往生命之路。(註2:《約翰福音注釋》,格蘭特ž奧斯本,丁道爾出版社,第185頁。)
 
讓我們回到約翰福音書中,我們正在考的這段經文。耶穌繼續把自己心中所想到的,告訴的門徒,說:

 
「愛惜自己生命的,就喪掉它;在這世上恨惡自己生命的,必會保全生命到永遠。如果有人服事我,就應當跟從我;我在哪裡,服事我的人也會在那裡;如果有人服事我,我父必尊重他。」(約十二25-26)

 
在上面這段經文中,用粗體字標示出來的兩個「生命」,其希臘字是psyche,意思就是我們這個屬肉體的生命,或一個人自我的生命。耶穌是說,如果你愛惜的是這世上你自我的生命,你的心態只是為要取悅自己,取得自我成就、實現自我滿足等等自私自利的目標;那麼當你來到耶穌基督的十字架之前認罪悔改的時候,先必須破碎的,就是這樣的心態。我們看見並且效法基督的榜樣,就將引領我們勝過這個撒但權勢之下的世界體系;這個體系正是我們的主耶穌和祂所有的門徒,奮力與之拼搏、爭戰的:

 
1977年夏末,羅馬尼亞處於共產政權統治;一位浸信會的牧師彷彿像是個臨終的人,安排、交代好自己的一切俗務。在子以利沙伯的鼓勵托約瑟牧師抱著一個殉道者的心情,前往某個指定的旅館赴約。他必須去見某個秘密警察頭子,那人曾經誓言要完成他的前任頭子未能完成的工作:停止托約瑟牧師傳福音工作,而作為交換的條件就是他可以到一份優渥、清閒的俗世職務。倘若托約瑟牧師膽敢抗命,他至少必須蹲幾年監,甚至也有可立即被槍決。托約瑟牧師和那個秘密警察頭子見面後,毫不猶豫勇敢地拒絕了這秘密警察頭子的一切安排托約瑟牧師追述他和那個秘密警察頭子見面之後的故事:

 
我告訴那個人,說:「如今我已經預備好面對死亡。你說過你要結束我作為傳道人的生涯。可是我求問我的神,祂卻說我必須繼續我傳道人的生涯。所以顯然我不得不讓你們兩位中的一位生氣,我的決定是寧可讓你生氣,而非讓我的神生氣。然而我也明白你一定受不了我如此的抗命,所以你總會設法殺死我,我願意接受你任何的裁決。因此我已經安排好自己的後事,預備好隨時面對死亡。至於我一息尚存的日子,只要活著一天,我必定傳道一天。」

 
那個秘密警察頭子聽完了托約瑟牧師的告白之後,完全出乎托約瑟牧師意料之外,竟然也作出一個非常果回應,說:你繼續去傳你的福音吧!你既然預備好為著你的福音而死,那麼你理應配得繼續去傳福音這樣,一有四之久,到他們把托約瑟牧師放逐出國,他可以一直不受任何干擾地傳講神的道。因為那個位高權重的秘密警察頭子,作成了一個決定:托約瑟牧師配得繼續去傳福音,因為他已經預備好為著福音而死。而在這之前,從1970年代開始,他在羅馬尼亞已經多次進出監獄。罪名就是他是個基督教的牧師。每次在監獄裡,他總得經歷好幾個星期的審訊、毒打以及無盡的折磨與恫嚇。他回憶說:

 
「當那些秘密警察威脅要殺死我,隨時將我槍斃的時候,我笑著回答他們,說:『難道你們不知道,當你們殺死我,就等於送我進入榮耀裡去嗎?進入榮耀怎能嚇到我呢?』當我經歷愈多的患難,愈多的麻煩,我就會得到愈多的榮耀。因此,我何必要請求他們,說:『別再找我麻煩了。』因為當我麻煩愈多,我在天上的榮耀就愈大。」在一次特別殘酷、悲慘的刑訊中,托約瑟牧師坦率地告訴那些折磨他的人,說:「我身上濺出的每一滴鮮血,都將會澆灌耶穌基督福音的成長。」托約瑟牧師所學到的受苦神學中,有一個重要的部分就是:苦難永遠是一種意外,苦難乃是神建造祂教會的主權計劃中的一部分。

 
他說,我這樣告訴那審訊者:你們要知道,你們最大的武器就是殺人;可是,我最大的武器就是天天死。讓我告訴你們實際會發生的情況:你們知道我道的錄帶早已遍全國,你們把我殺死了,你們就於將我的鮮血灑在我的錄帶上。每一個手邊有我錄帶的人,就會重新拿起我的錄帶來,說:我要好好再聽聽這錄帶,因為這人為著他所傳講的被殺死了。這樣,在你們殺死我之後,我所講的道就要發出十倍大的聲音,因為你們將我殺死了。事實上,因為你們將我殺死了,我就可以為神征服整個羅馬尼亞。所以你們儘管動手吧,快快將我殺死好了「為主耶穌而死,永遠不是一種意外,也絕對不是一個悲劇。這乃是我們工作當中的一部分,也是我們事奉中的一部分。事實上,為主而死更是我們講道的最偉大方式。」

 
托約瑟牧師認為基督徒的受苦有兩個主要的理由:第一,為福音作見証;第二,讓基督的教會得以完全。他說,他被一位英國神學家教導的真理大大鼓勵:基督的十字架是為了贖人的罪;但是每一個基督徒蒙召背起自己的十字架,是為了叫福音得以廣傳。

 
19771981,神給托約瑟牧師四年額外的時間,可以不受任何干擾地自由傳講神的道,直到他被放逐出羅馬尼亞。之後,從1982年開始,他成為羅馬尼亞宣教會的主席,而且又作了羅馬尼亞布拉索夫地區浸信教會的牧師。自從1989年開始羅馬尼亞就向福音開放了。如果你想更詳細知道有關羅馬尼亞教會的復興和更新,請查閱下面這個網站:http://www.persecution.com/public/40years.aspx

 
之後面對著愈來愈逼近的十字架苦難,耶穌描述自己內心的掙扎和感受,說:

 
「我現在心裡煩亂,我應該說甚麼呢?說『父啊,救我脫離這時刻』嗎?然而我正是為了這個緣故來的,要面對這時刻。父啊,願祢榮耀祢的名!」(約十二27-28)

 
 讓我們想像一當時會是怎樣一種情況:當耶穌說話的時,有聲音從天上來。耶穌向群眾解釋說,這是為了他們的益處才發出的。神要叫所有人確實知道,將榮耀的兒子耶穌基督,馬上就是了。之後,耶穌清楚告訴他們:「光在你們中間的時間不多了。你們應當趁著有光的時候行走,免得黑暗追上你們。在黑暗中行走的人,不知道往哪裡去。你們應當趁著有光的時候信從這光,使你們成為光明的兒女。」耶穌知道自己即將離開他們,所以要他們趁著有光在他們中間的時候相信光,希望他們及早成為光明的兒女。耶穌在這裡所顧念的,就是祂將要遺留在這世界上的門徒。聖經繼續記載:「耶穌說完了這些話,就離開他們隱藏起來。」意思是說,祂知道祂的時間快要到了,祂要珍惜剩下來的一點點時間,來預備好自己面對即將臨到的苦難;同時也多花點時間與父神和門徒相處。當祂把自己的身體交出去的時候,祂不得不將自己所帶出來這群光明的兒女留在後面。時至今日,我們確實已經看見主耶穌因著復活得榮耀了,正如父神所說的。我們這群祂留在後面的光明兒女,當我們願意在世上的日子有份於祂的患難,我們也必定可以分享祂的榮耀。有些人會承受更多的苦難,相信他們也必定得到更大的榮耀。

 
禱告:神,我求祢讓我們這光明的兒女,以在這黑暗的世界有明光照耀。讓這世界上的人,每次看見我們如何在自己的生命中活出祢的恩典,他們就可以更加清楚見祢的榮。求祢讓我們可以被成功地模耶穌基督的心態和樣式,好叫我們的生命中充分地流露出基督溫柔、謙卑的性格;以讓我們在日常一切所的事上,都能榮耀祢的聖名。

 

Pastor Keith Thomas.

 

Email: keiththomas7@gmail.com 

 

Website for free bible studies: www.groupbiblestud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