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了解更多繁體中文的研究,請點擊這裡

21. Jesus, The Resurrection and the Life

21. 耶稣,复活和生命

暖身問題:你最長的徒步是哪一

 

有一個患病的人,名叫拉撒路,住在伯大尼,就是馬利亞和她姊姊馬大的村莊。這馬利亞就是後來用香膏抹主,並且用頭髮把主的腳擦乾的那人;患病的拉撒路是她的兄弟。姊妹二人派人到耶穌那裡去,說:主啊,祢所愛的人病了。耶穌聽見,就說:這病不至於死,而是為了神的榮耀,使神的兒子因此得到榮耀。耶穌向來愛馬大和她的妹妹馬利亞,以及拉撒路。祂聽說拉撒路病了,仍然在原來的地方住了兩天,然後對門徒說:我們再到猶太去吧。門徒對祂說:拉比,近來猶太人要拿石頭打祢,祢還到那裡去嗎?耶穌說:白晝不是有十二個小時嗎?人若在白晝行走,就不會跌倒,因為他看見這世上的光;人若在夜間行走,就會跌倒,因為他沒有光。(約十一1-10)

 
約翰福音第十章的末尾到,耶穌作了一長途、一直走下坡路的旅程,海拔高度2500英呎耶路撒冷一路下到海平面之下825英呎約旦河谷。聖經說祂「到約翰從前施洗的地方,就住在那裡。」在耶路撒冷,那些猶太人要拿石頭打祂,祂就立刻動身出發,因為祂告訴眾人,祂是真正的牧人,並且宣告說:我與父原為一。這大大激怒了已經宗教化的猶太人,所以他們想要找機會殺祂,但耶穌逃脫了他們的抓捕。這樣,我們看見耶穌如今來到約旦河谷一群樂於迎接祂的人當中。這地方靠近死海,乃是地球上最低的所在。祂就住在那裡,並且服事這群樂於見到祂的人。人們的心早已預備好了,因為施洗約翰曾經在這個地區傳過道。聖經記載有許多人到祂那裡去,接受祂的服事。在那裡就有許多人信了耶穌。(約十42)

 
也就是當耶穌住在那裡的時候,祂和門徒聽見了馬大和馬利亞派人所帶來,拉撒路生了重病的消息。馬大和馬利亞所住的村莊伯大尼,位於耶路撒冷東邊大約一英哩半;從約旦河谷回到伯大尼一路都上坡,大概18英哩,得花一整天的工夫才能抵達

 
如果我們多想想約翰在這裡的寫法就會覺得滿有趣的,因為他說:有一個患病的人,名叫拉撒路,住在伯大尼,就是馬利亞和她姊姊馬大的村莊。(約十一1) 伯大尼被稱為就是馬利亞和馬大的村莊;你不覺得當你如此愛主,人們開始使用你的名字來稱呼你所居住的城市時,真正是何等奇妙的一件事?而且從他的寫法,約翰似乎假設他的讀者早已從他的福音書中,知道了馬利亞就是後來用香膏抹主,並且用頭髮把主的腳擦乾的故事中的主角。(約十一2) 約翰自己一章,才會敘述馬利亞這個動人的故事。這對姊妹派人到耶穌那裡去,說:主啊,祢所愛的人病了。」這裡意思是說,拉撒路病了。我們必須牢記,他們姊弟三人乃是耶穌的密友,祂最喜歡和他們在一起共時光。馬利亞和馬大並未明講祂必須立即回來,因為這樣的要求顯然會讓耶穌感受到壓力;她們知道在耶路撒冷的宗教領袖正積極要搜捕祂,而且想殺祂,讓祂回到離開耶路撒冷這麼近的伯大尼是很危險的事。然而,拉撒路的病情這麼快地惡化,至少總該讓耶穌知道才好。我的猜測是:馬大和馬利亞一定知道耶穌曾遠距離醫治過病人,例如那位迦百農百夫長的僕人,當百夫長說:「主啊,要祢到舍下來,實在不敢當。只要祢說一句話,我的僕人就必好了。我自己是在別人的權下,也有兵在我以下;我對這個說『去!』他就去,對另一個說『來!』他就來;對僕人說『作這個!』他就作。」於是耶穌對百夫長說:「回去吧!事情必照你所信的給你成就。」他的僕人就在那時痊癒了。(太八5-13) 還有一次耶穌又到了加利利的迦拿,有一個大臣,他的兒子在迦百農患病快要死了,就來見祂,求祂下去醫治他的兒子。耶穌告訴他:「回去吧,你的兒子好了。」那人信耶穌對他說的話,就回去了。隔天他正下去的時候,他的僕人迎著他走來,說他的孩子好了。他就向僕人查問孩子是甚麼時候好轉的。他們告訴他:「昨天下午一點鐘,熱就退了。」這父親就知道,那正是耶穌告訴他「你的兒子好了」的時候,他自己和全家就信了。(約四46-53) 姊妹倆潛意識裏相信,耶穌也能同樣地醫治拉撒路。

 
耶穌聽見這消息之後的回應是告訴那人說:這病不至於死,而是為了神的榮耀,使神的兒子因此得到榮耀。當然那人立即回去,把耶穌所說的話傳達給馬大和馬利亞了。然而問題是,儘管耶穌這樣說了,拉撒路死了。讓我們仔細想一想。那人需要走一天的間,才能來到耶穌這裡。聖經特別記載,耶穌聽說拉撒路病了,仍然在原來的地方住了兩天(約十一6),然後對門徒說:我們再到猶太去吧。』」可見是在見消息之後三天才來到伯大尼。可是耶穌到了,知道拉撒路在墳墓裡已經四天了。(約十一1739) 換句話說,幾乎在那人起程之後不久,拉撒路就死了

 

你想耶穌為甚麼仍然在原來的地方住了兩天才動身前往伯大尼?你曾經質疑過神在機上的安排嗎

 

猶太人的傳統教導,人死後三天之內,他的魂魄還有可能逗留在死人附近;如果超過了三天,當死屍的臉變,而且身體明顯開始腐爛,那麼他們就確定這個死人絕對還不了魂。這樣,猶太人相信人死三天之後,他的靈魂絕不可能再度進入身體裡面。當那人找到耶穌的時候,祂已經完全清楚父神心中所想要作的事。主耶穌所到過的每一場葬禮,祂都叫那死去的人重新活了過來。祂使拿因城寡婦的兒子復活(路七11-17),使一位會堂的主管魯的女兒復活(太九18-26),現在輪到拉撒路。如果耶穌一見那人報告的時候立刻趕回伯大尼,那麼拉撒路頂多只是死了天而已。人們有可會認為拉撒路又活過來,也許只不過是個醫治事件,而不見是個復活事件。然而神在這裡想要教導我們所有人的,就是耶穌實際上乃是復活與生命。(約十一25) 猶太人相信有一天死人都要復活,他們也相信彌賽亞記號之一,就是要叫死人復活來。拉撒路從死人中復活過來,誠然是個奇妙的神蹟;然而更加重要的意義在於這事能向猶太人証明,真的就是他們的彌賽亞擁有勝過死亡的權柄和能力。舊約中以賽亞和但以理都講過:

 
「屬祢的死人要活過來,他們的屍體要起來;那些住在塵土裡的必醒起,並且歡呼。因為祢的甘露像早晨的甘露般臨到,使地交出離世的人來。」(賽二十六19)

 
 「必有許多睡在塵土中的人醒過來,有的要得永生,有的要受羞辱,永遠被憎惡。那些使人有智慧的必發光,好像天上的光體;那些使許多人歸義的必發光,如同星星,直到永永遠遠。」(但十二2-3)

 
拉撒路的死亡超過了四天的意義在於,人們的心目中也無可疑惑,他確確實實是從死人中復活過來的。這就給了他們一個確據:耶穌真正就是彌賽亞!

 
現在讓我們回頭來看,住在約旦河谷死海附近的耶穌和祂那些門徒。當那人帶來拉撒路病了的消息之後,從耶穌的回答:「這病不至於死」,門徒一點也不用為拉撒路擔心。所以兩天後當耶穌告訴他們說:「我們再到猶太去吧。」每個門徒所瞭解的,就是耶穌要回耶路撒冷去;因此,他們的自然反應就是立即提醒祂說:「拉比,近來猶太人要拿石頭打祢,祢還到那裡去嗎?」事實上他們知道不僅耶穌有危險,所有的門徒也同樣可能面對危險。那些耶路撒冷的猶太人宗教領袖已經決意要殺害耶穌,而且每個門徒也都被貼上標籤,認定他們就是叛亂份子的黨羽;因此,門徒們看不出任何正當的理由,為甚麼現在必須回到耶路撒冷去自投羅網呢?就他們所知,拉撒路不可能有甚麼問題;耶穌豈是說過拉撒路這病不至於死?因此他們這幾天一直都以為拉撒路平安無事,到如今公開地告訴他們:拉撒路死了。(約十一14) 這樣你可會懷疑,耶穌對那位信差所說的話,會有甚麼錯誤?當然沒有任何錯誤,因為耶穌是要強調,到最末了拉撒路是不會死的,而且祂當時還繼續說明:這病不至於死,而是為了神的榮耀,使神的兒子因此得到榮耀。耶穌向這些門徒保証,「白晝不是有十二小時嗎?人若在白晝行走,就不會跌倒,因為他看見這世上的光。」當然,那時的時間沒有如今計算地準確。然而,祂繼續告訴他們,黑夜接著就要降臨,並且從祂在十字架上釘死,直到祂勝過死亡復活之前掌權。耶穌知道自己的時間即將來到,然而直到這時間來到之前,祂完全不用害怕,只要持續地行走在光中,作父神要祂作的事。

 
耶穌說完這些話,跟著又對他們說:我們的朋友拉撒路睡了,我要去喚醒他。門徒說:主啊,如果他睡了,就會好過來的。其實耶穌是指著拉撒路的死說的,門徒卻以為祂是指正常的睡眠說的。於是,耶穌公開地告訴他們:拉撒路死了。我為你們歡喜,因為我不在那裡,是要使你們相信。現在我們到他那裡去吧。那稱為雙生子的多馬,對其他的門徒說:我們也去跟祂一同死吧!耶穌到了,知道拉撒路在墳墓裡已經四天了。伯大尼靠近耶路撒冷,相距約有三公里。有許多的猶太人來到馬大和馬利亞那裡,為了拉撒路的死來安慰她們。馬大聽見耶穌來了,就去迎接祂,馬利亞卻仍然坐在家裡。馬大對耶穌說:主啊,如果祢早在這裡,我的兄弟就不會死了!就是現在,我也知道無論祢向神求甚麼,神必賜給祢。耶穌對她說:妳的兄弟必會復活。馬大說:我知道在末日復活的時候,他必會復活。耶穌說:我就是復活和生命;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也要活著。所有活著又信我的人,必定永遠不死,妳信這話嗎?她說:主啊,我信;我已經信了,祢是基督,是神的兒子,是那要到世上來的。(約十一11-27)

 

耶穌使用睡著了」來描述拉撒路死了;我們這些同樣作為信徒的,是否會照樣進入無意識的睡狀態直等祂來我們死的時候,會有甚麼事發生在我們身上呢?

 

耶穌描述一個信徒的死有如「睡覺」那樣。死就是人的靈魂和自己的身體分離了。身體在墳墓中安睡,然而靈魂,就是我們裡面那看不見的組成部分,也就是我們真正的自我,會回到主那裡與祂同在。司提反,教會史上的第一位殉道者,當猶太人因著他的信仰要用石頭打他時,他看見神的榮耀,並且看見耶穌站在神的右邊。(徒七56) 然後聖經記載:他就在主裡睡了。(徒七59) 他的身體是躺在那堆石頭底下,然而主耶穌基督卻從祂通常坐在父神右邊的位置站了起來,為要迎接司提反的靈魂來到祂裡面。當耶穌叫魯的女兒復活,聖經說:「她的靈魂回來了,她就立刻起來。」(路八55) 既然是說她的靈魂回來了,我們當然就要問:她的靈魂是從何處回來的?答案明顯是,她的靈魂一直神那裡,儘管她死了的身體那時候是躺在耶穌面前。保羅在他的書信中如此說明:

 
基督替我們死,使我們無論是醒著或睡著,都和祂一同活著。(帖前五10)

 
可見就算我們的身體死了(睡著),我們仍是非常活潑靈動地在基督裡面,與活著。保羅在聖經另外一地方如此說明:

 
「但如果我仍在世上活著,能夠使我的工作有成果,我就不知道應該怎樣選擇了!我處於兩難之間,情願離世與基督同在,因為那是好得無比的。可是為了你們,我更需要活在世上。」(腓一22-24)

 
保羅說他情願離世與基督同在,倘若他相信自己死後就了無知覺,那麼他就絕對不可能繼續補充說:因為那是好得無比的。正好相反,保羅完全相信,就在他死的那一,他就立即與基督在了。我們像保羅那樣真正相信,離世與基督同在是好得無比的;這種在基督裡的信心態度就將我們預備好,足以面對任何的情況或者災難。

 
我們太常輕看多馬,說他是個多疑的人;然而在這裡我們卻看見,當耶穌告訴大家回猶太去的時間到了,那稱為「雙生子」的多馬,立刻預備好行裝,並且對其他的門徒說:「我們也去跟祂一同死吧!」他心裡已經完全決定要和耶穌一起共赴患難。對於許多人,死亡可能是最大的恐懼;然而耶穌這位萬王之王,已經為我們勝過死亡以及陰間,好叫我們可以將自己的生命交託給祂。

 

耶穌見拉撒路的消息之後,還意拖延天才動身前往伯大尼。分享你曾經對於神機的安排到大為挫折的經驗事後你是否明白了神為何拖延呢?

 

有一段三年半之久的時期,為了爭取在美國的永久居留權,我必須經歷多次移民法庭的審訊。那是一種似乎永遠沒完沒了的熬煉,因為在那段等候的期間,我不得支領任何工作的薪水,我不得不在生活和官司的財務方面完全仰賴神的供應。在那三年半裡我感覺非常挫折;若不是因著神的恩典和一些十分珍貴的朋友,我真的不曉得自己是如何撐過的。回顧往事我自覺信心就在這樣的情況下,被千錘百鍊出來了;有那麼多次我們已經來到「山窮水盡疑無路」的生死關頭,然而信實的神總會打發人來,陪著我們經歷「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喜樂。

 
本章第17節告訴我們,耶穌到達伯大尼的時候,知道拉撒路在墳墓裡已經四天了。這顯然耶穌剛剛抵達村外,尚未來到馬大和馬利亞的家;因為聖經是說:馬大聽見耶穌來了,就去迎接,馬利亞卻仍然坐在家裡。(約十一20) 有趣的問題是馬大迎接耶穌的地方到在哪裡?一個很答案就是和門徒剛抵達村外,就是那一大片村民埋葬死人的墳場旁邊;而馬大的家在村子裡,需要從墓地沿著路一直前行才能抵達。顯然,耶穌和門徒沿著耶利哥一路走來,尤靠近伯大尼之處有一段陡峭的上坡路,他們走累了,就先在這裡喘口氣。馬大一聽見耶穌來了,幾乎是出於一種本能,立即丟下手邊的一切工作,甚至也忘記了招呼馬利亞一,急忙衝到耶穌那裡去。然而,耶穌一定要到馬利亞也來了,才要叫拉撒路復活。要讓這兩姊妹同時在場,好一迎接從死亡的睡眠過來的弟弟拉撒路。

 
馬大、馬利亞和拉撒路這個家庭,顯然在耶路撒冷有不少的朋友,因為聖經告訴我們:「伯大尼靠近耶路撒冷,相距約有三公里。有許多猶太人來到馬大和馬利亞那裡,為了拉撒路的死來安慰她們。」(約十一18-19) 約翰並未告訴我們為甚麼馬利亞留在家裡,沒有跟馬大一起去迎接耶穌。我們知道馬大天生最懂得如何接待人,也許她從上次馬利亞坐在主的腳前聽神的話這件事情學到功課,這一次她決定把主放在第一位,而把接待客人、滿足客人的需要放在其次。我們不知道為什麼馬利亞沒有與馬大同去,而留在了家裡。當馬大急急地來到耶穌面前,這幾天一直盤旋於自己心中的一句話不覺脫口而出,說:「主啊,如果祢早在這裡,我的兄弟就不會死了!」(約十一21) 我們可常常會為著發生於我們生活中的各種事情感到遺憾不管事情是出於自己的選擇,或者是出於命運的弄。因此我們的一生中,老是盤旋如果或者要是這類的念頭和疑問;然而,我們若是始終聚焦於這類生命中覺得遺憾的問題,那麼有可我們就會忽略掉那種更重要的問題,像是現在怎麼辦?在馬大現今的情境中,一可以向主提出的更好的問題就是,主啊,現在怎麼辦?一步會是甚麼沒有任何問題或者情境是那麼大或者複雜,以致於讓你找不到答案,特別我們邀請主耶穌來介入,並且以的大能突破其中的死結。上面已經見馬大表達了遺憾,然而也深知對,不存在任何事是太困難的,因此她進步冒險地繼續向耶穌說:「就是現在,我也知道無論祢向神求甚麼,神必賜給祢。」(約十一22)

 
當我們讀著馬大和馬利亞的故事時,常會對馬大多少有些挑剔;然而我相信,主耶穌其實是存著一顆非常溫柔的心,來看馬大裡面的憂傷;並且感受著她的痛苦。當我們往前讀這段經文,馬大在許多地方真正表現得可圈可點。她敢於盼望並且宣告說,她相信耶穌就是彌賽亞,是神的兒子,是那要到世上來的!(約十一27) 我們可能也曾經在自己的情境中,辨認出耶穌的臨在;但是你可曾像馬大那樣,存著充滿期待的心向主耶穌伸出手來?馬大的信心也曾被主耶穌提昇到一個地步,讓她能夠說出:「就是現在,我也知道無論祢向神求甚麼,神必賜給祢。」(約十一22) 但是,她少作了一件事,沒有開口向主耶穌求!我們當中許多人就像她那樣,信心已經被增強到能夠移山的地步,可惜卻沒有開口求耶穌施行神蹟奇事,好叫我們的信心能夠被驗証並且落實了。這裡的情況有點像那位,他的兒子被啞巴鬼附著的父親的故事:

 
「耶穌問他父親:『這事臨到他有多久了?』他說:『從小就是這樣。鬼常常把他扔在火裡水中,要毀滅他。如果祢能作甚麼,求祢可憐我們,幫助我們。』耶穌對他說:『如果祢能!(耶穌套用他的話,突顯他的信心只留在如果的層面。)─對於信的人,甚麼都能!』孩子的父親立刻喊著說:『主啊,我信。但我的信心不夠,求祢幫助我!』」(可九21-24)

 
人就像馬大那樣,必須自己裡面不信的惡心爭戰。他相信耶穌有能力醫治並且釋放他的兒子,然而卻像我們中許多人,包括馬大在內,我們的信心被眼前這麼可怕、完全不可的情境所侷限了;我們真的需要從神來的幫助,好戰勝自己裡面這種不信的惡心。那位偉大的有永有的我是(出三14) 正站在馬大面前,尋找著信心的表白。分享祂自己是誰,說:「我就是復活和生命;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也要活著。所有活著又信我的人,必定永遠不死,妳信這話嗎?」(約十一25-26) 這就是耶穌的第五個我是的宣告。彷彿正在對說:馬大,我就是所需要的一切。我們常常見耶穌使用各種方式,來擴展門徒的信心。上面所談到耶穌和馬大之間的對話,正是祂用來擴展馬大(甚至也包含我們中每一) 的信心的方式;那就是要我們舉目仰望同時邀請祂進入我們所面臨的情境,且期待主耶穌會作某事,來回應我們的信心。聖經說:你們得不到,因為你們不求。(各四2) 在目前馬大所面對的情境中,耶穌就是那位在祂自己裡面,擁有生命以及復活能力的人,因為就是生命和復活。主耶穌基督期待我們,願意擺脫自己一向所關注的那如果或者要是的問題,反過來認真地求問主啊,現在怎麼辦?一步祢想要作甚麼
 
你一生中是否有過艱難的時期或者經歷,讓你一再地說:「如果這件事沒有發生就好了!」或者「要是我當時作出另外一個決定就好了!」當你對於以往的經歷或者現在的困難有著嘆息和哀傷,你如今儘可放膽地邀請耶穌進到你所在的情境中來。

 

你的如果情境是甚麼?你心中想到甚麼事情?如果你想要,可以分享出來。(不要勉強,你可以跳過去不分享。) 稍後,當本課程快結束,我們會有一段禱告的間,同時要開口向主求問下一步:主啊,現在怎麼辦?

 

於是馬大回到家,去叫馬利亞,因為拉撒路復活的神蹟,要一直等到馬利亞來了才會發生。當馬利亞衝出家門,所有人都跟著她。經上記載:

 
馬大說了這話,就暗暗地叫她妹妹馬利亞,說:「老師來了,祂叫你。」馬利亞一聽見,就急忙起來,到耶穌那裡去。那時,耶穌還沒有進入村子,仍然在馬大迎接祂的地方。那些在房子和馬利亞在一起安慰她的猶太人,見她匆忙地起來出去,就跟著她,以為她要到墳墓那裡去哭。馬利亞來到耶穌那裡,一看見祂,就俯伏在祂腳前,說:「主啊,如果祢早在這裡,我的兄弟就不會死了!」耶穌看見她在哭,和她一同來的猶太人也在哭,就心裡激動,難過起來,說:「你們把他安放在哪裡?」他們說:「主啊,請來看。」耶穌哭了。於是猶太人說:「你看,祂多麼愛這個人!」他們中間有人說:「祂既然開了瞎子的眼睛,難道不能使這個人不死嗎?」(約十一28-37)

 
馬利亞來到耶穌歇腳那個地方,在旁邊那一大片荒丘就是這村子的公共墳場了。從約翰接下去的描述,我們立即感受到從馬利亞身上所湧流出來,那種自然而然的屬靈感動力:馬利亞一看見,就俯伏在腳前。(約十一32) 儘管她所說的話,幾乎和馬大所說的一模一樣,「主啊,如果祢早在這裡,我的兄弟就不會死了!」但是我們卻見她說了這句話之後,所發生的事情十分驚人;似乎就在一眨眼間,所有和馬利亞在一的人全都哭了來。經上記載:耶穌看見她(馬利亞) 在哭,和她一同來的猶太人也在哭,就心裡激動,難過起來。 (約十一33) 這裡中文譯為心裡激動的地方,原來的希臘字是embrimaomai。這個字除了這裡,約翰另外只在第38節又用了一,也樣譯為,「耶穌又再心裡激動」。(約十一38) 這個字在馬太福音書和馬可福音書也出現了,只不過意思有點不同「耶穌嚴嚴地囑咐他們」(太九30) 「耶穌打發那人離開以前,嚴厲地吩咐他」(可一43) 以及「有幾個人很生氣、發怒地向她(或怒斥她)為甚麼這樣浪費香膏呢?這香膏可以賣三百多個銀幣,用來賙濟窮人。』」(可十四5)

 

約翰使用這個表示特別激烈情緒的希臘字embrimaomai,來描寫耶穌對於這人在村口祂歇腳處情感爆發的回應,他到想要傳達給我們甚麼?為甚麼?

 

約翰使用這個表示特別激烈情緒的希臘字embrimaomai,似乎是為了要描寫他所感受到耶穌心靈中,在那個特別的時刻所蘊釀著的劇烈的憤怒與悲痛。此處引用聖經註釋家威廉·巴克萊所作的註解會有益於我們的理解

 
「耶穌為何發出怒氣呢?有人認為是因為這些從耶路撒冷來的猶太人的『鱷魚眼淚』,讓耶穌憤怒,因為他們根本是在假哭、作戲。也許這種猜測有幾分可能,假設這些從耶路撒冷來的猶太人,就是那些想要殺害耶穌的猶太人領袖!然而這樣的假設太離譜了,事實上我們看不出任何跡象,來証明他們是在裝假。況且馬利亞的哭絕對是由衷的哀傷和無奈,這種哭似乎帶著強烈的感染力,讓這些專誠來安慰她和馬大的人,忍不住也跟著哭了起來。因此這種解釋法並不恰當。莫法特版本將這句話譯為:耶穌靈裡受煩擾,但這煩擾太弱了修正標準版本將這句話譯為:耶穌靈裡深深激動,可是這樣的譯法,就這個很不尋常的字embrimaomai翻譯得遜色了;里歐版本將這句話譯為:耶穌忍受不住靈裡的悲痛,氣得渾身都顫抖這個譯文倒是摸到真正的意思了。在通常古典希臘文的用法中,embrimaomai的意思是一隻馬鼻中不住噴氣;而這裡此字的真正意思應該是,耶穌受到深刻的情緒所纏擾,心靈中無法控制地發出呻吟。從這裡我們找到了福音中最珍貴的瑰寶之一,我們見耶穌如此深刻地進入人們的憂傷裡面,甚至叫的心靈受到極度的痛苦所折磨。(註1:威廉·巴克萊,《每日查經》約翰福音,聖安得烈出版社,愛丁堡,第97頁)

 
在這裡我們看見一幅好美的圖畫,主耶穌陪著我們一起進入我們的憂患哀傷。先知以賽亞講到「祂被藐視,被人厭棄,多受痛苦,常經憂患。」(賽五十三3) 主耶穌在這裡乃是聖經所說:「神所要的祭就是破碎的靈;神啊!破碎痛悔的心,祢必不輕看。」(詩五十一17) 的一個完美的典範。我認識一些人,他們如此地溶化於主耶穌的性情中,以致於他們經常為著世人所遭受的痛苦和患難日夜哭泣。擁有一個破碎痛悔的心,而得以進入別人的痛苦,「與哀哭的人一同哀哭」(羅十二15) 真是何等的美妙。主耶穌向我們顯示的,成為我們在這世界上過日子多麼美好的榜樣啊。

 
一堂課我們就要仔細研讀,耶穌如何從死人中,叫拉撒路以復活過來。但是在結束本課之前,讓我們回頭來處理一,你人的主啊,如果祢早在這裡的處境。現在是最好的間,把大家散成為兩個人一組。請彼此互相為對方禱告,懇求那位偉大的有永有的我是,前來介入你的情境中,並且成為你及的幫助;不管你正在經歷的情境是甚麼,都會叫萬事互相效好叫你得益處,只要你愛、跟隨儘管放膽詢問祂主啊,現在怎麼辦?一步祢想要作甚麼

 
禱告:神,謝謝祢差遣祢的兒子耶穌基督,成為我們最好的榜樣;而且有能力又樂意進入我們的痛苦和患難之中。請幫助我們學會在凡事上都能夠愈活愈

 

Pastor Keith Thomas.

 

Email: keiththomas7@gmail.com 

 

Website for free bible studies: www.groupbiblestudy.com